情感口述

所谓历史,更多表现为作恶经验的传承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27
  • 18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创世记)不要以为把英语学好了,一个人就会变成一位文明人。 生活中我们看到很多英语非常顺溜的人,满脑子浆糊,甚至充满了人性的无耻,表现出无底线的作恶能力。 一个独裁者,如果他学习了

	所谓历史,更多表现为作恶经验的传承

(创世记)不要以为把英语学好了,一个人就会变成一位文明人。

生活中我们看到很多英语非常顺溜的人,满脑子浆糊,甚至充满了人性的无耻,表现出无底线的作恶能力。 一个独裁者,如果他学习了英语,学习了现代科技,他的理性行为应该就是用熟练的英语和熟练的科技来巩固他的独裁地位。 如果一个独裁者的观念秩序没有发生改变,如果独裁者与保守主义的信仰秩序为敌,那么我们要记住,财富的增长,知识的扩展,技术的创新,最终都会变成新的奴役工具。

人们不是走向自由,而是走向现代化的奴役。

所以哈耶克说,只有观念才能打败观念。

真正有意义的战争是观念秩序的战争,如果独裁者的观念没有发生改变,所有试图向独裁者提出的改革方案,通通都是与虎谋皮,不仅浪费时间和精力,还会导致有些人死于非命。

因此,在影响力的层面,我们不要高估语言和技术的价值。

语言仅仅是一套符号,观念在前,语言在后,真正影响一个人的心智和行为的是观念秩序,而任何意义上的观念秩序都来自一个人的信仰传统。

这构成一个秩序。 ——信仰传统——观念秩序——语言习惯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信仰走错了方向,则他的观念秩序就处在错误状态,观念秩序的错误导致行为方式的错误。 所谓基本问题,就是指一个人的信仰建构。

一个人怎么信仰,就怎么生活。 这句话把人的境况全部说出来了。 所以,一个人如果试图重构自己的观念秩序,仅仅靠语言的学习和知识的教育,是没有意义的。

真正推动观念秩序发生嬗变更新的唯一推动力是从信仰的深处涌现出来的力量。

而一个人的真实的信仰,从来不是多样性的秩序,而是唯一的终极的排他的指向。 只有在这种唯一的终极的信仰层面,才体现出我们每个人作为自由意志之人最重要的自由选择。 由于人性与生俱来的理性自负,我们发现知识分子最不愿意展开的工作,就是在惟一的终极的信仰命题上展开自由意志的自由选择。

知识分子所有关于自由选择的思想和行为,都发生在中间地带,即知识分子试图在当下的语境下施展自己的自由意志,并力图在当下的多样性秩序中找到自由。 对于我们所熟悉的历史学而言,历史学家们最热衷的命题就是历史真相,即历史学家们试图通过对历史真相的考证来发现真理。

真理由此被历史学家们强行锁在事实的层面。 人们经由历史学家的教育,集体忘记了真理超验、终极和唯一的秩序。

事实就是如此,人们一直都在说,看不清现实的时候就看看历史,或者说,看不懂历史的时候就看看现实。

这是典范意义的中途思维和脑筋急转弯思维,问题是历史也好,现实也好,都是事实的秩序,而任何事实都只能由观念推动。 当真理不存在,则所有的历史就是一地鸡毛,再多的历史真相也不会改变人性的幽暗和无耻。

所以我们说,好的历史学一定存在观念在前的分析框架。 也就是说,好的历史学必须建立在真理的分析框架之上。

西方的历史学家就是预先给定一个观念的分析框架,然后把史料放进来分析。

所以西方的历史学家们在接受严格的历史学训练之后,很快意识到所谓的通史是不可能的,好的历史学应该是专业细分之后的历史,是用新的观念秩序和新的分析工具重新解释历史。

这构成了历史学作为科学的细分市场,并使得历史学进一步走向了科学。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历史学缺少真理的观念分析框架,则我们的历史就不再是经验,而是一种现代性的奴役,一种作恶的经验之传承。

我们的生活充斥着这样的荒诞情景,一种令人悲伤的历史真相被揭开之后,我们以为人们会牢记历史教训,不再让这样的历史重演,但很快我们发现,一些热爱作恶的人们竟然不是从历史真相中寻找教训,而是在其中学习经验,学习如何作恶,如何更大更有效的作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