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第九百一十二回 天上掉下个李妹妹沧狼行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14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李沧行点了点头,缓缓地把黑袍和宗主的事情大概地说了一下,尽管只是约略择要,蜻蜓点水地交代了些重点的事,但仍然听得李沉香秀眉紧蹙,脸色也是一变再变,尽管是如此优秀的女中豪杰,也不免被这些匪夷所思

第九百一十二回 天上掉下个李妹妹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点了点头,缓缓地把黑袍和宗主的事情大概地说了一下,尽管只是约略择要,蜻蜓点水地交代了些重点的事,但仍然听得李沉香秀眉紧蹙,脸色也是一变再变,尽管是如此优秀的女中豪杰,也不免被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惊得动容不已。

半个多时辰后,李沧行终于把事情说了个大概,李沉香长叹一声,说道:“想不到这宗主和黑袍竟然如此处心积虑,这么看来,这些年来江湖上的腥风血雨,都是这两个人联手策划的,现在黑袍已死,只剩下那宗主了,李,李会长,我这样一本正经地叫你,总感觉很别扭,可以叫你李大哥吗?”李沧行看着眼前的这个姑娘,也就二十三四岁,正值好年华,就象一朵盛放的鲜花,娇艳动人,而自己却已是历经沧桑,满面风尘了,按岁数,当这小丫头的大叔都可以,但她既然这样请求,也不好拂了人家的面子,于是微微一笑,说道:“好的,你我江湖儿女,不必太拘于常礼,以后你叫我大哥,我叫你声沉香妹子好了。 ”李沉香的眼中闪过一抹喜色,笑道:“李大哥,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完全肯定,那个传我剑法,给我青缸剑的人就是宗主,但你的分析确实有道理,只是小妹有一点不明白,宗主既然和黑袍是一路人,为何还要我进入洞庭帮呢?”李沧行点了点头,正色道:“这个问题两天前万护法也问过我,当时我的回答是,宗主未必看得上这些江湖争霸,他更在意的是金蚕蛊和修仙的事情。

但是这两天我又仔细想了想,觉得未必尽然,宗主虽强,但也是孤掌难鸣,必须要依靠黑袍,严世藩。 冷天雄这些人给他办事,所以他在有意无意间,也是要向着黑袍等人,尤其是要扶持魔教。 跟伏魔盟作对。

”“落月峡之战后,魔教的势力得到了一定的发展,本已进入了中原地区,但是由于洞庭帮的横空出世,重创魔教。

又给了伏魔盟各派喘息之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宗主的目的就会转为挑拨伏魔盟各派和洞庭帮的矛盾,引起争斗,这样才是最有利于魔教的事情。

”李沉香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处心积虑地要给我那类似倚天剑的青缸剑,又故意要我发誓,不得泄露这青缸剑的来历,就是故意要引峨眉派上门寻剑。 与我们洞庭帮结仇,这招好狠啊!”李沧行微微一笑:“还好李姑娘兰质蕙心,林瑶仙林掌门也是通情答理之人,没有酿成大的冲突,若是你们中间有一方换了象展慕白这样的人,只怕峨眉和洞庭帮早就刀兵相向,酿成大规模的流血冲突了。

这可比让你一个人去魔教,杀伤力要大上了许多。

”李沉香点了点头:“李大哥,我很想帮你,可是自从那个宗主。 姑且先这样称呼他吧,那个宗主让我加入洞庭帮之后,我就再没有见过他一面,我没有办法带你找到他的。

”李沧行摇了摇头:“不。 沉香妹子,宗主一定会来主动找你的。

”李沉香的朱唇勾了勾,秀目中光波流转:“李大哥的意思是,这个宗主会回来找我灭口?以掩盖在世上有人见过他的踪迹?”李沧行正色道:“这几乎是必然的事,宗主一直象个幽灵一样存在于世上,只有黑袍和严世藩见过他。 现在这两个人都已经死了,真正和他有过接触,甚至交过手的,就只有沉香妹子你了,他是一定会来对你下手的。

”李沉香微微一笑:“这么说来,李大哥和屈姑娘都是认定了这一点,所以赶到长沙,想要保护我?顺便在宗手下手袭击我的时候,出手制住宗主吗?”李沧行的白眉一挑,尽管他现在是易容成了一个老和尚,但举手投足间,仍然是英气逼人,充满了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他正色道:“是的,这正是我们的计划,不但是我,彩凤只怕也早已经潜伏在这附近了,一旦宗主现身,她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李沉香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说道:“李大哥,你和沐姑娘相思多年,这点江湖上人尽皆知,世人都祝福你们这来之不易的爱情,包括妹子我也是,但是你和这白发魔女,又是怎么回事呢?沉香总感觉你们的关系,超过了一般的友谊,虽然江湖上说闲话的人很多,有的话很难听,但沉香相信李大哥不是那种始乱终弃之人,更不会对不起你的小师妹。 ”李沧行想到屈彩凤那天负气离去,话已经说得很清楚,可能在池边的那一瞬间,自己第一次对屈彩凤动了心,想要把这个女人永远地留在身边,可是却发现,死去的徐林宗去成了横在两人之间永远无法逾越的叹息之墙,现在也不知道屈彩凤身在何处,是否处于危险之中。 自从这个聪明的姑娘学会了自己的易容术之后,以她的功力,就再也不可能让自己觉察到了,也许她就是门口的两个小沙弥之一,也许她就是守在外面的某个护卫,也许她就藏身于今天来大报国寺进香的善男信女中,谁又知道呢?李沧行想到这里,长叹一声:“我和彩凤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恋人未满,朋友之上,这就是我和她的关系,我可以为她舍出性命,但我的心里,只有小师妹一人,不管怎么说,宗主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敌人,只有先打倒了他,才能终结这一切,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坐下来好好地计划一下未来。 ”李沉香的秀目中光芒闪闪:“那,这回沐姑娘为何没有跟你一起来呢?”李沧行想到现在跟沐兰湘也是相爱不能相见,天各一方的情形,更是悲从心中来,眼神也就得黯淡起来,摇了摇头,说道:“师妹现在要留守武当,暂时分不开身,我故布了疑阵,留了替身在武当,就是要让宗主觉得我暂时威胁不到他,从而全力地来对付你和彩凤呢。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