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我当地狱信使那些年》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18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我当地狱信使那些年是由越关山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姚杰,柔柔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没有什么事啊!”我心虚的说道,就要离开,总感觉和他说话有

我当地狱信使那些年是由越关山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姚杰,柔柔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没有什么事啊!”我心虚的说道,就要离开,总感觉和他说话有些不自然。 ...我一早上都坐在办公室,我问了度娘,问了谷大哥,可是除了日本的恐怖电影,真的是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吃午饭的时候我,人事部的经理美女姐姐关切的问我今天的状况,我没有再和她说昨天的事,总感觉没有面子,因为我是一个大男人居然相信这种灵异事件,而且还害怕,她知道后会笑死我的,所以只是告诉她我很好。 她低头吃饭的时候,沟壑真的很深,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在想午夜打电话给我的那个女的性感不,看她挺清纯的模样,啧啧。 马上我就觉得我没有救了,她可能真的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突然食堂里面闯进来一个中年男人,他满脸惊恐的说:“张归家出大事了!我们打不通你们的电话,一直是占线。 ”我们人事部美女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中年男人温柔的说道:“到底出什么事了,你累坏了吧,慢慢说。

”中年男人把张归家的事说了一遍,只是我发现出事的并不是张归家,而是另外的一家,最后他说道一只苍白的手。

我心跳立刻加速了,难道是我短信里面那只苍白的手。

他说完以后我们人事部的美女也皱起了眉头,然后开着车一起去现场。

我清晰的记得我们的项目部的领导都在工作,没有打电话,怎么可能都占线。

一路上我都感觉好冷,尽管现在只是八月份,但是我感觉刺骨的冰冷袭来。 突然一辆摩托车飞快而过,我看到摩托车后座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我们美女的车差点就撞到摩托车了。

那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回眸一笑,笑容真的好阴森,然后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我们的人事部部长满脸苍白,踩着刹车,抱着方向盘喘着粗气。

“你没有事吧,姐姐?”我说道。

“你有没有发现刚才的那个女子没有眼珠?”我们人事部的部长说道。 “车太快,我没有看清楚,姐姐你看错了吧?”我试探着说道,心里愈发不平静。

“可能是车太快,我看错了,哟,小样!你嘴巴很甜嘛,以后就叫我雯雯姐了,不要像你师傅陈建国那般的严肃,整天板着个脸,就像谁欠他多少钱一样。

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名字是姚杰吧,大学时候喜欢玩游戏!”雯雯姐温柔的说道,她的胸脯快要鼓出来了,看得我两眼发呆。 “你在看什么呢?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珠哦。

”雯雯姐笑骂道,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把刚才的不快都忘掉,一路上和雯雯姐聊得很开心,她说我们刚来的大学生总是不会适应这来的生活。 好多人在矿山熬不过两个月就走了,但是真正的留下来的都能好好的学到很多本事,特别是我们的采矿的。 她还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实话告诉她,我的女朋友在我选择矿山的时候就和我一刀两断了。 她突然笑着说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然后就拍拍我的肩膀,还说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找她。 难道她在暗示着什么啊,想起她胸前的丰满,我心里有些激动。

我们到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好多人围在那里。 我的师傅和我们项目的很多领导都已经在那里。 在人群外面我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血腥味在空气中发酵着,我挤进人群,地上有四具尸体,凌乱着,全部用白布包起来。 鲜血在地上形成扭曲的图像,警察在拍照,鲜血还没有完全干。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出事的一家人就是前一天我在路上遇到的妇女,还记得昨天这个妇女说的电话事件说得我惊悚起来。 没有想到时隔一天她们一家人就倒在血泊中,而且具中年男人说的,她就是凶手,她杀了她的丈夫和两个几岁的孩子,然后自杀了。 直到此刻我才看到那双触目惊心的苍白的手,手里的刀上面全是鲜血。 地上的鲜血刚刚看似扭曲,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是一个不是太真切的死字。 突然我感觉画面都定格在这一刻,我仿佛听见从那冰冷的电话中那空空洞洞的空间里面发出的声音:“你们都该死!”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身边吵闹的人群都消失不见,只有我孤孤单单一个人面对着遍地的鲜血,面对着这刚刚出现的尸体。 对,就是刚刚才出现的尸体,这个血案发生还没有半个小时。 警察们说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定论,因为这家人吃早饭的时候还和和睦睦的,没有半点矛盾。

顷刻间就酿成了血案,我回过头,看到刚才飞快而过的摩托车在不远处。

那个女孩好像真的没有眼珠,她依然对着我笑,笑得我毛骨悚然。 我走出人群的时候,车消失不见了。

雯雯姐在叫我的名字,但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朝着摩托车的方向走去,我始终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到底是谁在控制着这一切?如果知道我以后的人生会变成支离破碎的模样,那天我怎么也不会跟上去,但是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一路赶上去,我觉得摩托车是存心的,她一定会在某一个角落等着我。 可是当我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我发现我错了,我前面别说是摩托车,连一根毛都没有。 马路两旁是高大的梧桐树,肥硕的梧桐树叶遮断了阳光,遮断了我对天空的凝望。

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坟山,整齐的墓碑构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墓碑前面都是各种各样的供果。

我以为所有的坟墓都是一样的设计,但是马上一座孤孤单单的坟冢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如果不是因为那细小的香头和几张零散的纸钱,我甚至以为它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丘。

这个坟冢的方向和其他的坟墓一点都不一样,它的坟头是直接对着马路,简直就像把马路拦腰折断。

坟山中间居然是一个明显的十字路口,风水上说过十字路口的阴气重,这又是坟山的十字路口,那阴气更重了。

我站在十字路口上,心中堵得慌。 我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脚上像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走不动。

好不容易才能够移动脚步,难道我刚才就像是中邪了一样,脑子里有思维,但是怎么都动不了。

我正准备走,突然后面的一个声音把我吓得打了一个寒颤。

居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手里拿着一个古色古香的拐棍。 “孩子,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我感觉你身上的邪气好重?”老者说道。 “我没有什么事啊!”我心虚的说道,就要离开,总感觉和他说话有些不自然。

“半夜鬼来电,多灾生命悬。 如若不亲鉴,纸钱天地间!”我刚走出两步就听到老者叹息着说道,我回头知道这个老头能够救我,我赶紧跪在地上给他磕头,然后一个劲的求他帮我。 老头颤颤巍巍的扶我起来,我感觉到他的手刺骨的冰凉,没有丝毫的温度。 他淡淡的说道:“天命不可为,作为信使辈,万物皆成灰。 ”然后给我几道符咒,说是能够保命。 叮嘱了我一些事,我完全不能听懂。

他说我是什么地狱使者,说什么以后会常去阴间,说什么牢狱之灾不可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