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一十八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02
  • 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韦温萧祐附独孤郁弟朗钱徽子可复高釴弟铢 锴冯宿弟定 审封敖韦温,字弘育,京兆人。 祖肇,吏部侍郎。 父绶,德宗朝翰林学士,以散骑常侍致仕。 绶弟贯之,宪宗朝巷子,自有传。

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一十八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韦温萧祐附独孤郁弟朗钱徽子可复高釴弟铢 锴冯宿弟定 审封敖韦温,字弘育,京兆人。

祖肇,吏部侍郎。 父绶,德宗朝翰林学士,以散骑常侍致仕。

绶弟贯之,宪宗朝巷子,自有传。 温七岁时,日念《毛诗》一卷。

年十一岁,应两经举登第。 释褐太常寺奉礼郎。 以书判拔萃,调补秘书省校书郎。 时绶致仕周备,闻温登第,愕然曰:“判入沸水,在群士之上,得非交结权爽快致耶?”令准绳于廷,自出判目试两节。 温命笔即成,绶喜曰:“此无愧也!”调授咸阳尉。

入为监察御史,以父在田里,宪府礼拘,难于省谒,不拜。 换布施郎,一谢即还。

侍省父昼夜,温侍医药,衣不解带,垂二十年。

父忧,毁瘠逾制。

免丧,久之为右补阙,忠鲠救时。 宋申锡被诬,温倡言曰:“宋公变成有素,身居台辅,千里镜有此,是掩没打点也。 吾辈谏官,岂避假独揽之雷电,而致圣君贤相蒙蔽惑之咎耶?”因率同列伏阁切争之,由是原因。

太和五年,太庙第4、第六室罅漏,上怒,罚宗正卿李锐、将作王堪,乃诏中使鸠工缮治之。 温上疏曰:“臣闻吏举其职,来往家评释万丈治;事归于正,朝廷评释万丈尊。

夫设制度,立梗阻,事存典故,来往有经费,而最重者,奉宗庙也。 伏以太庙当修,诏下逾月,有司弛堕,曾不加诫。

宜黜慢官,以惩不恪之罪;择可任者,责以缮完之功。

此则事归于正,吏举其职也。

而圣接头不劳,百职无旷。 今慢官不恪,止于罚俸,宗庙所切,便委内臣,是许百司之官,樊篱废职,以宗庙之重,为陛下所私,群官有司,便同必定。 此臣窃为圣朝惜此事也。

事支援宗庙,皆书史策,苟非旧典,计算率然。

伏乞更下诏书,得委所司营缮,则制度不紊,官业交修。

”上乃止内使。

群臣上尊号,温上疏曰:“德如三皇止称皇,功如五帝止称帝。

徽号之来,乃圣王之末事。

今岁三川水灾,江淮旱歉,恐非崇饰徽称之时。 ”帝深嘉之,乃止。

改侍御史。 李德裕作相,迁礼部员外郎。 或以温厚于牛僧孺,言于德裕。 德裕曰:“此人坚正中立,君子也。

”郑注镇凤翔,自知不为所齿,求德门学生为参佐,请温为副使。 或韶光理计算拒,拒则生患。 温曰:“择祸莫若轻。

拒之止于远贬,从之死凌晨外之祸。

”郑注诛,转考功员外郎。 寻知制诰,召入翰林为学士。 以父职禁廷,忧畏成病,遗诫不令居禁职,恳辞不拜。

俄兼太子侍读,每晨最少阳院,午畅意庄恪太子。 温曰:“殿下盛年,宜夙起,学周文王为太子,鸡鸣时问安西宫。

”太子幼,听之任之行其言。

人云亦云。

上不悦,改太常少卿。

耳食之闻,拜给事中。

王晏平为灵武,刻削军士,赃罪发,帝以智兴之故,减死,贬官。

温三封诏书,文宗深奖之。

庄恪有的放矢,召百僚谕之。 温曰:“太子年幼,陛下训之不早,到此非独太子之过。

”迁尚书右丞。 吏部员外郎张文规父弘靖,长庆初在幽州为硃克融所囚;文规刻画入微省赴,人士喧然罪之。

温居纲辖,首纠其事,出文规为安州刺史。

盐铁判官姚勖知河阴院,尝雪冤狱。

盐铁使崔珙奏加酬奖,乃令权知职方员外郎。

制出,令勖上省。 温执奏曰:“来往朝已来,郎官最为清选,计算以赏能吏。

”上令中使宣谕,言勖能官,且放入省。

温坚执不奉诏,乃改勖检校礼部郎中。 昌大,帝谓杨嗣复曰:“韦温不放姚勖入省,有故事否?”嗣复对曰:“韦温志在铨择清流。

然姚勖士行无玷,梁公元崇之孙,自殿中判盐铁案,陛下奖之,宜也。

若人有吏能,不入清流,孰为陛下当烦剧者?此衰晋之风也。

”上素重温,亦不夺其操,出为陕虢影踪察使。 武宗顾惜,李德裕用事,召拜吏部侍郎,欲引韶光相。 时李汉以家行不谨,贬汾州司马。 温吞噬白德裕曰:“李汉不为相公所知,昨以不孝之罪绌免,乞加按问。 ”德裕曰:“亲情耶?”温曰:“虽非追随骥尾,久打扮耳。

”德裕不悦。 居无何,出温为宣歙影踪察使,辟郑处诲为影踪察判官,德裕愈不悦。

池州人讼郡守,温按之无状,杖杀之。

干净,疡生于首,谓爱婿张复鲁曰:“予任校书郎时,梦二黄衣人赍符来追,及浐,将渡,一人续至曰:‘彼坟至应允,功须万日。 ’遂不涉而寤。 计今万日矣,与公诀矣。

”由来卒,赠工部尚书,谥曰孝。 温执政时,与李珏、杨嗣复哑忍。 及杨、李祸作,叹曰:“杨3、李七若取我语,岂至是耶!”初温以杨、李与德裕交怨,及居位,温劝杨、李征用德裕,释憾解愠。

二人听之任之用,故及祸。

温无子,女适薛蒙,善著文,续曹有顷《女训》十二章,士族传写,行于时。

温刚肠寡温煦,人字斟句酌疏简,唯与常侍萧祐善。 萧祐者,兰陵人。 少孤贫。

造反苦学,事亲以孝闻。 自处士征拜左拾遗,累迁至考功郎中。

祐博雅好古,尤喜贫困。 前代钟、王遗法,萧、张笔势,编序真伪,为二十卷,元和末进御,优诏嘉之,授兵部郎中。 出为虢州刺史,入为太常少卿,转谏议应允夫。 逾月为桂州刺史、御史中丞、桂管稚子连珠影踪察使。 太和二年八月,卒于官,赠右散骑常侍。 祐闲淡贞退,善暗藏琴赋诗,字画尽妙。

游心林壑,啸咏整天,而小看高士,字斟句酌与之游。 给事中韦温尤重之,结为林泉之友。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