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一双埋在地底下的皮鞋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9-09
  • 6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张大妈搬进新家后没几天,有个不识趣的小姑娘三番五次上门拜访,张大妈纠结了…… 滨江花园建成后,张大妈和老伴欢天喜地住了进去。 这个小区是新开发的,环

一双埋在地底下的皮鞋

  张大妈搬进新家后没几天,有个不识趣的小姑娘三番五次上门拜访,张大妈纠结了……    滨江花园建成后,张大妈和老伴欢天喜地住了进去。

这个小区是新开发的,环境相当好,小区里除了别墅外,还有一栋经济适用房,住的都是穷人家。

这栋经济适用房总共住了50多户,原先是在这里种地的,土地被征收后,就被安置到这里。 跟他们住在一个小区里,张大妈觉得很不安全,特意给房子装上坚固的防盗门和防盗窗。     这天,张大妈吃过早饭,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一个女孩探头进来,怯生生地问:奶奶,我可以在您家里喝口水吗?    张大妈是个热心肠的人,看女孩乖巧文气,就很爽快地请女孩进来,还亲自倒水给她喝。

女孩喝过水,又问:奶奶,我可以坐一会儿吗?    张大妈说:坐吧,我们一起看电视。

    女孩坐下后,并不看电视,而是东张西望,最后盯着地板出神。 张大妈感觉不对劲,这才仔细打量女孩。 女孩穿的衣服很普通,衣领和袖口都磨起了毛,显然,她是个穷人家的孩子。

    张大妈立刻警惕起来,问女孩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女孩说:奶奶,我叫黄兰,就住在后面那栋楼里,和您是邻居呢!    张大妈可不喜欢这样的邻居,她希望女孩快点走。

可黄兰至少有十五六岁了,站起来比张大妈还高,怎么好意思赶她走?还好,女孩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     此后,这个叫黄兰的女孩隔三岔五找借口到张大妈家里来。 张大妈不胜其烦,跟邻居们聊天的时候,有意无意就说到这个不知趣的女孩。 没想到,好几个邻居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他们埋怨说,住在经济适用房里的那些人很喜欢到别墅区来,而且一进入别墅区,看什么眼睛都直勾勾的,肯定不怀好意。

    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大家一合计,就去找物业管理处,要求砌一堵墙,把别墅区和那栋经济适用房隔开。

物业管理处不敢擅自作主,就征求其他住户的意见,结果大多数住户都同意把别墅区和经济适用房隔开。

    几天后,滨江小区里就多了一堵高墙,把穷人和富人隔开了。

为了不破坏环境,高高的墙头上摆满鲜花,看起来很美。     张大妈原以为建了隔离墙后,那边的人就不会过来了。 没想到,就在隔离墙建成不久,那个叫黄兰的女孩又一次来敲张大妈家的门。     张大妈可真生气了,就问黄兰到底是来干什么。 黄兰盯着地板说:看我的老家。     张大妈脸色一沉:胡说,这里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家!    黄兰赶紧解释:奶奶,您误会了。 我是说,您现在的家,以前曾经是我的家。 您家里摆茶几的这块地方,以前正好是我的房间呢。 我现在还常常想起以前的老家,想极了,就忍不住过来看看,奶奶您不会怪我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张大妈问她以前的家是什么样子的。 黄兰不好意思地说:我家很穷,只有几间破瓦房。     张大妈又问黄兰家里还有什么人,黄兰说,她家里有父亲和一个哥哥。 她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去世了,是爸爸一个人把她和哥哥拉扯大的,现在哥哥都读大学了。

    张大妈同情地说:你爸爸真不容易啊!    黄兰说:是啊,我爸爸一天到晚只知道干活,不抽烟,不喝酒,脚趾头露到外面了,还舍不得买新鞋。 后来,我在一次数学竞赛中得了第三名,学校奖励我两百元,我就给爸爸买了一双新皮鞋。

    张大妈忍不住称赞说:你真是个好孩子。

    黄兰却叹了一口气:唉,可惜那双鞋子我爸爸没能穿上。

    张大妈好奇地问:为什么?    黄兰伤心地说:那时候,我爸爸快到生日了,所以我先把皮鞋藏在我的房里,准备等爸爸生日时再给他一个惊喜。

没想到,就在爸爸生日的前一天,我放学回来,看见我家的房子已经被推平了。 我给爸爸买的皮鞋,被埋在了地下,看着推土机在上面压过来,碾过去,我的心都碎了。

    黄兰不由自主地弯下腰,盯着张大妈家的地板,哽咽着说:奶奶,我给爸爸买的皮鞋,就埋在您家的地板下面。

    张大妈听得鼻子酸酸的,多好的孩子啊,自己竟怀疑她是小偷!张大妈不由愧疚万分,真诚地说:好孩子,别哭,以后你就把奶奶的家当作自己的家,想来就来。

    黄兰破涕为笑:可砌了那堵墙后,要从外面绕好大个弯,太麻烦了……张大妈无言以对,只感到脸上热辣辣的。

送走黄兰后,她赶紧去找其他住户,把黄兰的故事告诉他们。

当天,大家就要求物业把那堵隔离墙拆掉了。     隔离墙拆掉后,张大妈的心依然无法平静,坐在客厅时,她老是想起埋在地板下的皮鞋,心里很不好受。

老伴说:我们干脆买一双皮鞋送给黄兰的父亲吧。     晚饭后,张大妈和老伴带着皮鞋来到那栋经济适用房,找到黄兰的家。 黄兰和父亲正在绣花呢。

他们从工厂领了很多原料回来,堆满了一张大桌子。

黄兰的父亲一边绣花,一边跟客人说话,他的手粗粗的,却十分灵巧,在绷紧的绸布上飞针走线,绣出的花鸟栩栩如生。

    张大妈称赞说:你可真能干啊!看这花,这小鸟,简直像真的一样。

    黄兰的父亲苦笑着说:这都是逼出来的,别的活干不了,只能干这种女人的活,挣几个钱送孩子读书,让您见笑了。     说了一会儿话,张大妈就把那双皮鞋拿出来:听你女儿说,你有一双皮鞋埋在我家客厅下了。 我们两家这么有缘分,就买了一双皮鞋送给你。     黄兰的父亲不由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说:谢谢您的好意,不用了。

    张大妈反复催黄兰的父亲试穿皮鞋,他却一再推辞,手上忙着绣花,两腿一动不动。     张大妈的老伴是个急性子,哪里看得惯一个大男人这样扭扭捏捏,他从妻子手里一把抢过皮鞋,大步走过去说:兄弟,你就别客气了,来,我帮你试试。 说着,就将黄兰父亲的裤腿撩起来。     裤腿一撩起来,张大妈和老伴就惊呆了:两条裤腿下面空空如也,黄兰的父亲根本没有脚!    张大妈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兄弟,你……你的脚呢?    黄兰替父亲回答:我家的地被征用后,爸爸一时找不到活干,只好去广东打工,他的脚是在广东被机器砸断的。

    从黄家回来后,张大妈更难平静了,她常常坐在窗前,望着对面那栋经济适用房,想起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朋友,心里沉甸甸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