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四十二章 王府旧事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27
  • 12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另边厢,端王府皓天阁,整个王府中轴线最北边的三层庙宇式建筑,此时屋顶上的琉璃瓦翘角飞檐,在星辉月影折射下,闪着莹莹碎光。 一名全身黑衣的男子静静立在屋中一角——如不仔细看很容易将他忽略—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四十二章 王府旧事

另边厢,端王府皓天阁,整个王府中轴线最北边的三层庙宇式建筑,此时屋顶上的琉璃瓦翘角飞檐,在星辉月影折射下,闪着莹莹碎光。 一名全身黑衣的男子静静立在屋中一角——如不仔细看很容易将他忽略——在昏暗的青铜灯光下看不真晰他的身影,此时这人正静默地等待着屋中正首坐在红木太师椅上的老者发话。 太师椅上的鹤发老人正是这端王府里的掌舵人——梁国第一能臣——端老王爷钟洪武。

钟洪武出身于裘马轻肥、钟鼎鸣食的朱门华第——梁国四大家族之首的钟氏一族,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更幸运的是,他的父亲钟灏洺不但官做得好,位极人臣,而且教子有方,对他调教得当,又宠爱有加。

钟洪武自幼随其父浸染官道,从“基层”一步步干起,不仅口才好,记性好,难能可贵的是他还心思缜密,警敏善断,天生就是一块当官的好料。 三十多年的从官生涯中,他从侍卫干起,渐渐把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吏部尚书、礼部尚书都做了个遍,最后做到戴三眼花翎顶带的太子太傅和武英殿大学士,在平荆越、定百濮等一系列大事中都做过不少贡献,也因此居“相位”达十三年之久,其能力可见一斑。

同时,他还博览古籍、晓畅朝典,是个法典专家。 如《大梁会典》、《大梁律》、《满德品级考》等,都是由其裁定。 不仅如此,钟洪武还为人谦和,个人魅力非同一般,特别是“好施予,尤喜寒士”,梁国人称其为“羽翼善类,将掖寒士,卓然有古大臣风”。

无可避免地,钟氏一族在钟灏洺父子的带领下可谓是走到了昌盛繁荣的最顶点,可惜物极必反、器满则盈,钟氏一族子嗣众多,资质参差不齐,城狐社鼠之流层出不穷,御书房里弹劾钟家的折子常年如雪花片一样。 偏巧梁庆帝又生了十几个儿子,成年皇子之间为争储位结党营私、明争暗斗,朝堂上一时间腥风血雨,乱作一团。 拉拢钟灏洺父子之人见事无可成,便转向拉拢钟氏庶出分支,总之是要将钟氏一族彻底拉下水,牢牢绑在夺嫡一事上。 钟灏洺父子深知此事避无可避,便干脆一纸奏章上表梁庆帝,请缨卸甲归田,带自己这一房子女下野归老家燕州。 此事一出,朝野上下一片震惊,原本想拉拢的,想落井下石的都暂时放缓了手脚,可却并没有歇了心思……梁庆帝研精苦思,最终力排众议准了此奏,并感念钟灏洺父子多年来为国鞠躬尽瘁、劳苦功高,赏了白银百万,牛羊数千,爵位变成了世袭罔替,京中府邸保留,还钦点了京城禁卫军中的白虎侍卫护送钟灏洺一家回封地。 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表面上是护送,实则却是看守,到了封地,白虎侍卫整日围府不撤,说是皇上有令要护得端王爷一家大小周全,把钟灏洺父子一家人连主带仆活生生地软禁在了端王府里。

白驹过隙,一转眼两年过去了,钟灏洺天年不测,溘然长往在了王府内,钟洪武写了封奏章上表朝廷,又寄了几封家书给梁国各地的钟氏族人,交代了父亲过逝的经过,之后便带着家人继续在王府里过起“囚徒”一般的生活。 又过了一年,梁庆帝见钟洪武始终呆在府里做那栽花弄草、含饴弄孙之事,并无东山再起的野心,便召回了白虎侍卫,赏赐了个贵妾过去,此贵妾名叫青莲,年二十有一,随皇后姓吴,乃是皇后迦罗氏身边的女史。

此女到了端王府,三年间先后产下两子,尽管身份敏感,却深得钟洪武宠爱,在王府里脚跟站的极稳。

梁庆帝直到吴氏育下第二子时,才总算是放下了对钟洪武的戒心,撤掉了看守在王府周围的暗卫,转首开始提拔钟家在京城的势力,毕竟钟氏一族与梁国上下牵扯太深,轻易无法拔出,只能以捧杀之法徐徐图之。

而远在燕州的钟老太爷自此才算是在渠城内真正的安家落户……“豫州那边可是有消息了?”一个深厚凝浑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回主子,豫州三十二枭匪已平,张猛与陈英二人已诛,其族人均被发落至豫州边界辽胡一带……”黑衣人略低头恭敬地答道。 听着黑衣人简略明晰的汇报,老太爷捋了捋下巴上的几根银须,“辽胡……罢了,此事无需再提起,剩下的你和黑风商量着去处理吧……对了,琉璃芳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可是凑够了人数?”“凑够了,可惜却并无姿色倾国之女子,”说着话锋一转,“不过,眼下黑风已派人去敦州查访海家了,海家嫡女海甯岚据传乃是宓妃转世,有灼若芙蓉之姿……”一直等黑衣人将话说完,老太爷才若有所思地叹道,“……海家到底是又出了一位妲己,姓海的女人,唉……”沉吟半晌,老太爷倏然抬睑看向桌角前笔直立着的黑衣人,嘴角一窍,调笑道:“叫黑风小心些,海家的女人可不好惹,莫要‘灼’伤了他的手!”对于老太爷的玩笑话,黑衣人依旧面色不动,木然黑竣的脸偶尔被晃动的烛光照到,仿若一层僵住的石膏般。 见黑衣人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老太爷微怒,“你那张人皮脸就不能换换?整个黑云寨里数你的假脸最难看!哈哈……”说着,竟洪迈地气笑了起来。

黑衣人无法,一抬手迅速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属下不敢,属下只是一时习惯了这张黑脸,忘了摘。 ”老太爷不置可否地轻挥了挥手,笑着摇摇头揭过了此事,另起一话题道:“听说五虎山那边最近很是热闹……”“是,回主子,的确热闹非常,万豪天不仅请了九岳盟的几位宗主,还邀了名门正派的众位长老到场,竟不似为女儿招亲那般简单,做的如此隆重又不避人耳目,不知意欲何为。 ”“不知‘何为’就不要知了,江湖之事钟家不会沾染,不过……那几位奇门遁甲之士却无论如何也得招来……黑九,既然你已归府就别闲着了,久煜和久礼这次要去帮老头子我抢刀,你去帮把手吧。 ”“是。

”黑衣人躬身应诺。 突然,随着一声金属破空的细鸣,一支短脚银标穿破窗纸钉在了老太爷的红木桌上,老太爷慢悠悠地抄起根笔杆,轻抚开了标身上系着的棉布,只见上书一行娟秀小字:“天冷记得加衣,看书别忘赏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