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我当地狱信使那些年》by越关山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18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我当地狱信使那些年》by越关山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姚杰,柔柔的小说阅读完结版,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没有敢接起电话,而是在飞快的往前跑,我不知道我要跑到什么地方。 我只是知道我不

《我当地狱信使那些年》by越关山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姚杰,柔柔的小说阅读完结版,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没有敢接起电话,而是在飞快的往前跑,我不知道我要跑到什么地方。 我只是知道我不能停下来,我怕我一停下来我就看到那个没有眼珠的女孩,我怕我一停下来我就看到张归和另外一个工人血肉模糊的样子。 ...我培训的时候走过的热闹小吃街现在没有一个人,所有的喧嚣和繁华似乎都从人间蒸发了。

我发现晓晓的手刺骨的冰凉,没有任何温度,我再回过头看她的脸的时候,她脸很苍白,但是眼神有些恐怖。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是不是太冷,要不我们回去加件衣服?”我关切的问道。

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我手里的手更是紧紧的握着我,我感觉冰凉传到我的心里了。 “晓晓?”我试探的问道。

“好饿,我真的好饿,再晚就来不及了!"沙哑的声音突然的响起,就像七八十岁老人的声音一样。

我心里一阵发麻,晓晓咋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难道是感冒了吗?“你怎么了?”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气氛再次安静下来,只有我的脚踩着树叶的声音。 我说出的话就像在宇宙空间中,消失在黑洞里,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怎么感觉怪怪的!就在我失神一遍遍打量晓晓的时候,我们所走到的整个街道突然间喧闹起来,忙忙碌碌的人群,忙忙碌碌的老板和服务员们,生意是异常的红火。

一瞬间就喧闹起来,么有任何过度。 “还愣着干什么?我们去吃点烧烤吧!”晓晓拉着我向着一个烧烤摊走去。

老板是一个女孩,但是我一直看不清她的脸,只是感觉她的头发真的是好长,几乎就是传说中的长发齐腰。 我们找一个角落坐下,要了一些烤肉和两瓶啤酒,我一直在想怎么刚才冷冷清清的街瞬间就变得这么繁华,难道刚才真的是我幻觉了。 肉一会儿就上来,烤的不是太熟,甚至还带着一些鲜血。 可是晓晓狼吞虎咽的,我记得晓晓以前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拿了一串烤肉吃起来,好奇怪的问道,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吃过的问道。

然后在喝一口啤酒,我喝到的是浓浓的血腥味。 难道我的嘴唇出血了,我拿出手机来照我的脸。

下一秒钟,我赶紧拉着晓晓的手飞快的逃离,我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因为我看到我们老板的脸色苍白,眼睛里面没有眼睛珠,额头上方甚至还挂着一块块皮肉!可是我手里面的晓晓怎么也拉不动,我回过头看到她的烤肉串上全是小孩的手指,那些忙忙碌碌的人群全都披头散发,面目全非。

怎么会这样,我仔细搜寻自己的记忆,从我遇到老头,从我看到雯雯姐,然后又接到晓晓的电话。 所有的片段串联起来,怎么也解释不了我的所见所闻。 晓晓突然变成了一具白骨,骨头在风中发出奇怪的声响,可是白骨上居然还有头发。

而且她的头发在风中打在我的脸上,我闻到了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我的手心里面全是汗水,我闭上眼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可是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还存在,一张张阴森的笑脸,那些披头散发的人都向我的方向涌过来。

我吓得摔在地上,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走。 他们却一步步的向我靠近,惨淡的月光下,我狼狈模样显得有些深刻。

我看见了张归和那个工人血肉模糊的样子,我看到了村里面那个妇女苍白的手拿着雪亮的尖刀。 他们的眼神中全是凶光,几乎马上就要把我碎尸万段。 我此刻只是听到我重重的呼吸声和杂乱的心跳声,谁来救我?我看到一双双带着鲜血的手,我看到一具具移动的尸体在向我扑过来,为什么会这样,我已经分不清我怎么会在这样的场景下,还有晓晓在哪里?我一边向后退,一边大声的说道:“你们到底把我的女朋友弄到哪里去了?”“你的女朋友,刚才你不是吃了她的肉吗?怎么样,好吃吗?”没有眼珠的女孩冷冷的笑着问道。

“你妈就是个丑八怪,你是被男人甩多了吗?想要来害我,你他妹也太丑了吧。

”我愤怒的吼道。 话音刚落,那个女子就扑过来了,我现在真的分不清她是人是鬼了,她的尖刀对准我的眼睛狠狠的刺下来。

我用力的揉着自己的衣服,不断的往后退,但是我的后面已经是一堵墙......我似乎在包里摸到什么东西,柔软的。

我等待着冰冷的刀刺进我的眼睛,我已经吓得无法呼吸。 我吓得把柔软的东西丢出去,难道在劫难逃?可是整个世界变得安静下来,我只是听到风吹动草的声音,我的眼睛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真的是幻觉吗?晓晓也是幻觉吗?我接到的电话和这几天遇到的事都是幻觉吗?我仔细看时,月亮高挂,我的前面居然是那个孤寂的坟冢。

我怎么会在这个坟山,坟见除了一些微弱的灯光和草在风中摇晃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我的手里握着的是那个死去的老头给我的纸钱,纸钱符咒已经被我握得汗水打湿了,还有些纸钱符咒飘在空中,我回头的时候发现我紧紧的靠在墓碑上,月光透过树叶洒在我的身上。

我感觉到刺骨的冰冷,电话不合适宜的响起。 打开手机,正是十二点,微风过处纸钱在月光中留下斑驳的影子。

“你们都该死,都该死!”声音异常的阴冷,我甚至感觉到声音中的愤怒,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来。

然后突然挂断,我呆呆的望着遍地的墓碑,响起刚才的一幕幕,我拿着手机飞快的在公路上狂奔。

我总是感觉有东西跟在我的后面,头上是汗水,背心里面的冷汗打湿了我的衣服。 我居然半夜在一个恐怖的坟山,我依然清晰的记得我喝的啤酒是浓浓的血腥味。

我依然记得那个长发齐腰的女孩没有眼珠,我记得我的晓晓手里面拿着小孩的手指烤着吃......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听到车发动机的声音,但是我不敢停下来,我突然想起晓晓短信里面我死的时候的模样。 我没有想到我遇到的一个死人给我的一张用纸钱画的符咒居然救了我,那老头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啊?我该怎么办?谁能救我?可是现在是晚上,没有残阳如血的风景啊?电话再一次响起的时候,我心里都凉了!难道我真的逃不过这个诅咒,鬼来电为什么一定要打在我手机里?好讨厌电话里面那个女子,她到底是谁?看到是晓晓的电话,我再一次吓住了,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样了,为什么晓晓突然就变成了白骨?我没有敢接起电话,而是在飞快的往前跑,我不知道我要跑到什么地方。

我只是知道我不能停下来,我怕我一停下来我就看到那个没有眼珠的女孩,我怕我一停下来我就看到张归和另外一个工人血肉模糊的样子。

电话再次响起来,我看的时候居然是雯雯姐的电话。

想了一会儿,我接起电话,有气无力的说道:“喂!”“姚杰,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啊?我们都很担心你,我和你的女朋友找了你很久。

”雯雯姐的声音很焦急,但是很温暖。 我就想泄气的皮球一样,我对着电话大声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求求你不要挂电话,我真的好害怕!我好像是从我们的公路上的坟山里面跑出来的,我真的好害怕,求求你不要挂电话......”我就想是抓住了一颗救命道草,我真的怕了那个恐怖的坟山。

现在完全顾不上面子了,我只想逃离这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