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让人对生而体味、对命而审视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08
  • 8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十来分钟后,她的遗体被几位穿白色大褂的医生抬上一辆带四只轮子的平车推走了,一串凄惨的哭叫声也随着平车渐去渐远了。 病房内变得静静的了,彷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那一年,某县发生了一

让人对生而体味、对命而审视

十来分钟后,她的遗体被几位穿白色大褂的医生抬上一辆带四只轮子的平车推走了,一串凄惨的哭叫声也随着平车渐去渐远了。 病房内变得静静的了,彷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那一年,某县发生了一起特大车祸,一辆满载乘客的大巴车由于司机操作不慎,坠下百余米高的山崖,伤亡甚多。

那时我正在一家新闻单位工作,闻讯后,我即驱车赶往事发现场。 整个现场可谓血肉横飞,残不忍目。 痛苦的呻吟声、紧急的抢救声,声声揪人心弦。 我看见几位交警同志从大巴车的残骸里抬出一位中年妇女,她已经奄奄一息了。 医护人员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她艰难地抽动嘴角,喃喃道;“红——红梅——我的——孩——孩子——”突然,她的头稍低倾了一下,就与世永别了。 沾满血的脸上,却留下了两行浑浊的泪痕。 交警同志在事发现场反复搜寻,最终查证,肇事车上并没有“红梅”孩子,此消息令人长舒了一口气。

两个小时后,我在医院的太平间门口,见到了那位故亡妇女的姐姐,从那儿我得知,那个叫红梅的孩子十二岁了,然而命运多弄,竟患了白血病。

她的母亲是进城来给她买药的,谁知在返回的途中竟……去年,我的一个亲戚患了骨癌,已到晚期。

他却天真地恳求医生:“我的病源在右腿,如果把它截掉,我是不是还有希望?”医生却给了他一个美丽的谎言:“我们正在会诊,有希望。 ”他于是又在兴奋地等着“希望”的降临。

但是,七天后的一个傍晚,他突然不行了,他被妻子抱在怀里,可那痴呆的目光一个劲地向窗外瞅,一颗一颗的泪水顺着他那棝艘脸上往下流。 一会儿,泪水断了,他的目光散淡在了窗外。 在某县城的一家歌厅里,一个小姐因小费琐事,而杀死了一个客人,被判死刑。 经了解,这个小姐竟是高等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她原本凭着自己富有的才华,去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但是她一味追求富贵之虚,而步入歧途,坠落红尘。 就在其即要执行枪决的前两日,我和几家媒体的记者联合采访了她。

泪水在她憔悴的脸上似如泉涌,她几次哭得说不出话来。

我清楚的记得,她说;“母亲千辛万苦的怀胎十个月,才赐给了自己生命,又含辛茹苦的把这个生命养育的花正艳叶正茂时,拥有这个生命的自己却未懂得珍惜、未懂得善待,竟让这个生命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说到此处,她又哭得说不出话来。

在尘世间,生命是无法逃避和抗拒生亦于死的这个定数。

其实生就是死的过程,它们之间连接的紧密而又和谐。

然而,人能知生,而未可知死,也正是死亡的无可定论,有时候让人措手不及,甚至束手无策。 我常想那些归于冥冥之中的生命,他们也曾是鲜活的,也曾是有七情六欲的,但是,转眼间说没就没了。 我想着,想着,感觉到这其中似乎蕴含着自己的命运。 虽然无以预测,但也无语可否,现实的遭遇必定是残酷无情。 生命的脆弱与悲哀,让人感慨可也无奈。

拾取这些生命最后的眼泪,让人对生而体味、对命而审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