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原创高智商推理:《逻辑的支点》(在这里,技术只是一种辅助手段)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9-11
  • 6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一: “我杀人了!”电话那边的声音中充满着无助及恐惧。 苏启猛地放下手中的汤锅,史瑶这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让他脑子里一片茫然,他急促地问道:“到底什么情况,你说清楚。 ”

原创高智商推理:《逻辑的支点》(在这里,技术只是一种辅助手段)

  一:  “我杀人了!”电话那边的声音中充满着无助及恐惧。   苏启猛地放下手中的汤锅,史瑶这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让他脑子里一片茫然,他急促地问道:“到底什么情况,你说清楚。 ”  对方沉默了许久,却只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呼吸声,苏启连问多次后,她的声音再次响起,只吐出了三个字:杨锦丰。   听到这个名字,苏启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能听出史瑶的声音中早已经满是绝望,恐惧和无助感似乎像一张大大的网已经把这个女孩儿完全笼罩。

  虽然心中生疑,但他来不及多想,赶过去的同时,苏启在脑海也不停地想着应对的办法,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冷静面对,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帮助她度过这个难关。   然而,他却始终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策略。

  就算是有计划的杀人也根本无法保证在整个过程中不留下丝毫的纰漏,更何况在这种意外发生的情况下,想要躲过现在的刑侦手段,来掩盖一个人所犯下的罪行,其难度可想而知。   两家离得倒是不远,骑着电动车也就十分钟的路程。   史瑶此时可怜巴巴蹲在门前不远处的角落里,如果不加以注意,看起来就像一只等待主人投喂的小动物。

  见苏启匆匆走了过来,史瑶这才抬起头来,她脸色惨白,眼角泪痕清晰可见。   苏启连忙扶起她,问道:“蹲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史瑶回避了苏启的眼神,低下脑袋摇了摇头,她口中一直喃喃自语:“我是不是应该去自首?”  苏启皱起眉头,看她这副样子应该是被吓得不轻。   他仔细打量了史瑶一番,衣服显得有些凌乱,但身上并无血迹。   “先别急。 ”苏启安抚着她,“他伤在哪里?”  史瑶抽动着嘴巴,颤声道:“应...应该是胸口,当时他手捂住胸口,趁这个机会我就跑了出来。

”  他面色凝重地问:“确定已经死了吗?”  “不...不确定。 ”史瑶有些结巴。   对于史瑶现在这副状态,苏启能够理解,一个刚满20岁的女孩儿经历这种事情,脑子里一片慌乱,倒也正常。

  照史瑶的描述,她只是慌乱当中伤到了对方,至于电话里说的杀人也根本是无稽之谈,她甚至连对方伤在哪里都不能确定,如此一来事情或许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苏启这样猜测。   “你在这待着别动,我进去看看。 ”他轻拍了拍史瑶的肩膀,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苏启一离开,史瑶犹如失去了保护伞,感觉周围的空气骤然凝固起来,虽然曾在无数的夜晚做着噩梦,但此时此刻她一遍遍地祈祷着屋里的躺着地那个人还有一丝可救的机会。   等待的时间似乎很漫长,史瑶也不清楚究竟过了多久,1分钟?还是10分钟?她的脑海中早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是缩在墙角,显得惊慌失措。

  苏启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脸上原有的紧张早就不见,而是变得轻松起来:“里面根本没有人。 ”  “啊......”  史瑶微微歪着脖子,她那惶恐不安的脸色更多的是被不敢相信的表情代替。

  苏启分析道:“看起来他受伤不重,应该是逃走了。

”  “走了?”史瑶依然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苏启。   “没错,我找遍了整个屋子,里面确实没有人。 ”他露出不解的表情,“你一直待在这里,就没发现杨锦丰从你家离开吗?”  史瑶摇了摇头:“没,我...我根本没抬过头。 ”  “一切都没事了。

”苏启安慰着她。

  看着眼前的史瑶,他内心泛起隐忧,从七年前的那件事走过来之后,她难得走出阴霾,变得乐观坚强了许多,至此之后就很少掉眼泪,至少在苏启印象中是这样的。

  可这一次,她却哭了,而且哭的很是彻底。   杨锦丰这次的到来,无异于给史瑶一个巨大的冲击,如果因为一个曾给她带来巨大伤害的恶魔而失去后半生的人生,其结果可想而知。   “你也真是,事情没搞清楚就妄下结论,可把我吓了一大跳。

”苏启叹了一口气,有些调侃道:“我这个警务人员,刚才还在满脑子想着为你掩饰罪行,看起来真的是不太称职啊。

”  史瑶嗤地笑了一声,情绪瞬间消失不见,露出这个年纪本该有的笑容。

  苏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纸巾,递给史瑶:“先擦擦你那眼泪和鼻涕。 ”  两人进屋,狭小局促的客厅里,茶几两边摆着两张站老旧的棕色沙发,桌子上摆着一架29寸的电视机,显得与整个环境格格不入,这还是苏启前两年给他们兄妹置办的,当然主要是为了这史瑶这丫头。

  虽然屋子里布局比较单一,但却整洁干净。

  史瑶跑进厨房洗了洗脸,眼皮红肿让她有些不舒服。   苏启捡起地上的切菜刀,仔细地看了看,上面有少许血迹,史瑶盯着他手中的刀,身体有些发抖。

  他连忙把刀放了起来,看来这件事情给她留下不小的阴影。   苏启找了张有点破旧的靠背椅子坐下,他不太喜欢坐沙发,他总觉得沙发这东西会让人陷入舒适,一旦进入这种环境太久,就很容易被它所吞噬,从而失去应有的理智。

  史瑶发现是自己大惊小怪了,心也放了下来,坐在沙发上给苏启倒了杯水,然后自己也喝了一口。

  见她的状态稳定了下来,苏启开口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来?”  “今天有人敲门,就以为我哥回来了,却没想到却是杨锦丰,他直接闯进屋子里,说自己在牢中受了这七年的折磨全是拜我们所赐,今天就是来要债的,然后开始对我动手动脚......”  说到这里,史瑶的语气变得微微颤抖,只有苏启才知道她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然后呢?”苏启继续问道。

  “情急之下我拿起桌子上的刀,然后就......”  史瑶没继续说下去,苏启也没继续往下问,当时情况一猜便知,定是伤到人了。   “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杨锦丰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以后你哥不在家的时候插好门,他如果再来的话要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我。 ”  “嗯。 ”史瑶乖巧地点了点头,对于苏启,她从来都是言听计从。   苏启看了看时间,道:“八点的时候小茹有个检查要做,你打个车过去陪着她,我已经和李医生打招呼了。 ”  “那你呢?不去看看孙茹姐吗?”  “我得回去一趟,刚才接你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家里煲汤,走的时候火还没关,估计现在已经快要烧干了。 ”他叮嘱道,“今天这事千万别和小茹说。

”  “我知道。 ”史瑶答应着。   真是个乖巧的孩子,看着她的背影,苏启在心里暗暗评价道。

  七年前孙茹见史瑶第一眼时,就喜欢上了她,两人丝毫没有代沟,这或许就是缘分吧,说起来他真的很感谢眼前这个小女孩儿一直在孙茹身边,整天陪着一个病人聊天,这个年纪换做别人怕是早就不耐烦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