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第二三五章 帮我找个人,宗女荣华录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4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成烟罗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她好像是被吸进了一个洞中,真不知道身在何方。 然后,她就感觉痛的不行,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她身边飘过,一点点刮着她的灵魂。 等到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

第二三五章 帮我找个人,宗女荣华录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成烟罗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她好像是被吸进了一个洞中,真不知道身在何方。 然后,她就感觉痛的不行,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她身边飘过,一点点刮着她的灵魂。 等到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处很奇怪的地方。

这是一间洁白的房间,几乎四处都是白色的,而屋顶上吊着一盏……应该是灯吧,亮的如同白昼。

她满心的激动。

这,这应该就是赵川所说的千年之后的世界了。

她想到她从赵川那里打听来的消息,这种灯应该是电灯。 这电灯真的漂亮啊,而且还这样亮。

再看看四周,觉得这房间小了点,摸摸身下睡的床,这床也不是很舒服,而且太过简陋了。 这么说,她附身的这具身体家境应该很不好。

不过,这个成烟罗不在意。 她成烟罗从一个无人疼无人爱一点根基都没有的小姑娘,一步步的成为女帝,其间经历诸多艰辛,又怎么可能怕了什么家境不好。 便是家境再不好,她成烟罗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它变的好。 她再看看身上的衣服,这衣服也挺古怪的,很宽大的蓝白条纹服。

摸摸自己的脸,再检查一下身体,她就看到她的右手手腕包裹着纱布。

成烟罗脸黑了,这具身体竟然是割腕自尽的。 她躺平了闭下眼睛,想试试接收这具身体的记忆。

成烟罗运气还挺好,这具身体的灵魂消散没有多久,还有好些记忆未曾离去。 她顺利的接收了这具身体的记忆,然后,她的脸就更黑了。

这具身体名唤成晓月,是一个……呃,戏子,而且还是一个全网黑的戏子。

成晓月长的貌美如花,她是那种很艳丽的,带有攻击性的美,她张了一张精致到极点的脸,身体又十分的妖娆,是那种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的,很能招惹男人的喜欢,当然,也很能招惹女人的厌恶。

按理说,她这种美貌应该能够给她带来很多方便。

可偏偏这个成晓月脑子没几两,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她学习不好,除去长的好没一样拿得出手,又很容易信任别人,常常被骗。

成晓月的父母是挺爱她的,看她学习不好,就想找别的出路,在她十来岁的时候正好有一部电视剧选角色,要找演女主小时候的演员,正巧看中了成晓月。

成晓月就借此出道,成为小童星。

然后,她一路走来,演了很多部电视剧,小的时候便演女主小时候,长大成人之后就演女主,很快就成为一线小花。 当然,成晓月的演技其实并不怎么样。 她也不爱静下心来琢磨,其实真要说起来,她是没那个脑子琢磨的。 不过,谁叫她长的太美了,便是当个花瓶,她演的电视剧也有人看。 若是一直这么下去,成晓月也许能顺风顺水的赚够了钱,然后在人老色衰的时候退出演艺圈,拿着这笔钱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偏偏这个傻子看上了一个才出校门没根基没势力的小明星。

小明星选秀出道,因为没人帮衬只拿了第五名,不过他长的倒是挺不错的,看着也温和,一次巧遇认识了成晓月,他就开始追求成晓月。

这个小明星叫鲁召飞,他心机深沉,又心狠手辣,追求成晓月不过就是想叫成晓月给他铺路,也是想借成晓月的名气炒绯闻带流量。 成晓月偏偏就是不明白这些,她一门心思的对那个鲁召飞好,利用手里的人脉给他铺路,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让鲁召飞跃居一线明星。 可谁知道鲁召飞红了之后翻脸不认人,开始栽赃嫁祸成晓月。 他在成晓月家中藏毒,然后又举报成晓月,成晓月因为藏毒罪被判入狱,成为全网黑的明星。

鲁召飞还买水军给成晓月泼脏水,说她之所以能够出名,是因为潜规则,陪那些富商睡觉之类的,还曝出很多张照片来,成为了被人痛骂的贱人,人渣,婊子。

成晓月入狱两个月,一次放风看电视的时候,看到鲁召飞闪婚的消息,她才明白她是叫鲁召飞给阴了。 鲁召飞结婚的对象是成晓月的助理,以前两个人就常常在一起,成晓月问过几次,鲁召飞都说是在问成晓月助理一些成晓月的喜好,成晓月就没往心里去。 成晓月看到两个人的婚讯就知道这两个人早就勾搭在了一起,合起伙来陷害她。

一时想不开,成晓月就割腕自尽了。 看完成晓月的记忆,成烟罗摇头叹了一声:“真是个傻姑娘啊,你又哪里明白好死不如赖活着呢?”她再看看四周,心里也明白了这里应该是医院。

成晓月自尽,肯定要送到医院抢救。 不过,她应该是万念俱灰,所以才会烟消云散的吧。 成烟罗握了握左手:“罢了,我便替你活下去吧,只是倒也有些意思,大齐朝的时候我入狱好几年,如今又要进监狱,看起来,我和监狱有缘份啊。

”过了一会儿,成烟罗又皱眉,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秦翊的世界啊?她现在手边没有任何东西,根本不能去查。 她想到了赵川所说的手机,想着如果有手机的话,说不定能查一查呢。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敲门声。 紧接着,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带着一个中年女子进来。

那个女人看起来很憔悴,眼睛很肿,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女人看到成烟罗在看她,就一边哭一边走过来。

她把食盒放到桌上,一手拍在成烟罗身上:“晓月,你怎么就……你要是死了,让爸爸妈妈怎么办呢?”成烟罗就知道了,这个女人是原主的母亲李女士。

她觉得头疼了。 那位李女士骂完了,打开食盒拿出一碗粥,拿过勺子来喂成烟罗:“晓月,这是妈给你熬的粥,补补身子。

”看到成晓月瘦瘦弱弱的样子,李女士又哭了。

成烟罗又是一阵头疼:“行了,我吃还不行吗,你别哭了。 ”喝完粥,成烟罗就拽住李女士。 李女士苦笑:“人家就给这么点探视的时间,妈得赶紧走。

”成烟罗看着李女士,一本正经的问:“你帮我找一个人,他叫秦翊,是京华大学的教授。

”李女士一惊:“你要干什么?”成烟罗轻声道:“他能救我,你见了他就说烟罗两个字,他就明白了。

”李女士郑重点头:“行,我给你找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