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我爱你遥不可及》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季柠孟皓小说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19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我爱你遥不可及》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季柠孟皓小说阅读主角叫季柠孟皓的书名叫《我爱你遥不可及》,本小说的作者是有仙气少女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我爱你遥不可及》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季柠孟皓小说阅读主角叫季柠孟皓的书名叫《我爱你遥不可及》,本小说的作者是有仙气少女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四章:暴虐这些人肆无忌惮的言语,颠覆了季柠对佣人的认知,她眼神一冷,快步迈向那几个女佣,沉声说,“身为女佣,你们没有好好学习过什么是基本礼仪吗?”琳达一怔,随即丢下抹布皱眉道:“你说什么呢!”“说人...推荐指数:《我爱你遥不可及》第四章:暴虐免费试读第四章:暴虐这些人肆无忌惮的言语,颠覆了季柠对佣人的认知,她眼神一冷,快步迈向那几个女佣,沉声说,“身为女佣,你们没有好好学习过什么是基本礼仪吗?”琳达一怔,随即丢下抹布皱眉道:“你说什么呢!”“说人话。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们,我们孟家的人,轮得到你来说?”“看来不光孟家没有给你教导,你的父母,也没给你教养。

”季柠嗓音冷沉,清冷淡漠的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让人心头莫名一震。 琳达尖叫起来,“你才没教养呢!你这个没教养的女人,凭什么来辱骂我们?神经病!”“辱骂?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一个女佣,还不配让我辱骂,我只是教你,身为女佣,就要有女佣的自知之明,妄议女主人,是你犯下的严重错误。 ”季柠挺拔的身影散发着无穷魅力,年纪轻轻就能享誉国际医学领域,除了出色的本领,还有她强大的气场和无与伦比的气质。 “你是哪门子的女主人,少爷从来没承认过你!你……”“看来你不仅没教养没礼仪,连常识都没有。 ”季柠水眸中射出两道寒芒,“我是孟皓的合法妻子,就是孟家的太太,如果再让我听到你刚才说的话,你就立刻给我滚出孟家。 ”季柠身上散发出凛然威势,吓的琳达手一抖,手里擦着的茶杯都掉了。

她弄出的声响引来了孟伯,孟伯颇有威严的看着琳达,“这是怎么回事?这么毛手毛脚的!”“是……是季小姐,她刚刚故意辱骂我,还说我没教养,说我们孟家的佣人不懂礼仪。 ”琳达委屈的低着头,私底下却狠狠瞪了季柠一眼。 孟伯听后略微皱眉,淡淡看向季柠,“季小姐,如果琳达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你可以告诉我,我们孟家的佣人,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

”“是吗?那孟伯只怕要让这个人,再去培训一次了,妄议女主人,态度不恭不敬,扭曲事实,装模作样,这样的人,不配做孟家的女佣。

”季柠严厉的模样,让孟伯都有些吃惊。

她周身这强大的气势,让人下意识要听从她的命令。

俨然,她就是这孟家的主人。 出身低微,却丝毫不逊色。

琳达这个小女佣在她面前,就像个跳梁小丑。 虽然对季柠感到惊讶,孟伯顾忌孟皓的想法,也是不会给季柠好态度的,他板着那张严肃的脸,“季小姐,撤换女佣是孟家的事情,未经少爷同意,还没有任何能做主。

”“身为孟家管家,调教不好女佣是你的责任,推卸责任到主人身上,更是你的错误,孟伯,原来你就是这么管教孟家佣人,那么上梁不正下梁歪,也在常理之中了。 ”孟伯在孟家多年,还没被人这么教训过,可孟伯却莫名觉得,这女人说的没错,而她女主人的风范,又让人不得不服。 “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是在骂我吗?季柠,你好大的胆子!”男人阴鸷冷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楼梯上,他修长的手指搭在扶手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季柠,眼神里带着浓浓的蔑视和怒意。

季柠在看到他的那瞬间,心狠狠的颤了下,可想到这几天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扬起头,嗓音坚定,“没错!如果不是你这个少爷管教无方,管家和佣人,都不会这么没分寸!”“季柠,你再说一遍!”孟皓长腿迈开,瞬间便走到季柠面前,他掐住她的下颌,凶狠的咬牙,“谁给你的胆子来指责我?”“我是你的妻子,孟家的太太,就应该指出你的错误!”“妻子?你也配?”“结婚证上白纸黑字,我为什么不配?”“季柠,你在威胁我?”季柠用力掰开孟皓的手,眼眶微红的仰头看着他,“我只是告诉你事实!我,季柠,现在是你孟皓的合法妻子!”“你妄想!”“到底是谁妄想?”季柠眼神冷冽,“孟皓,做人别太贪心,又想要董事长的继承权,又想要自由。

”“你!”一股怒火从身体里涌了出来,孟皓掐住她的脖子,周身满是戾气,“季柠,你再说一遍!”季柠呼吸急促,脸色涨的通红,眼神却无比倔强,“我再说多少遍,这也是,你改变不了的事实!孟皓,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是吗?那你就该好好履行你做妻子的义务!”男人的眼神陡然转变,眼底划过一丝戏谑,拽着季柠的手腕将她像拖垃圾一样拖到三楼,砰的关上房门,孟皓反手就将季柠扔到了大床上。 身体猛地撞进去,季柠低血糖发作,头脑有些晕眩,“孟皓,你要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孟太太!”男人的嘲讽的声音像刀子一样割在季柠身上,季柠听到他解开皮带的声音,随之她脚腕被人拉住,贴身的长裤被人无情撕开。

“孟皓,你发什么疯!放开我!”季柠极力反抗,双眼恨恨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他脱掉衬衫,露出壮硕的胸膛,每一分肌理都蕴藏着强劲的力道,他极大的力道之下,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内裤被他撕碎丢开,羞人的地方暴露在空气中,季柠下意识缩紧双腿,腿间却夹住了男人肌肉紧实的大腿,惹来他嘲讽的声音,“季柠,你就这么贱这么想要?我成全你!”“我没有!孟皓你走开!别碰我!”灵堂那一夜的记忆涌入脑海,那种撕裂的疼痛伴随着神经让季柠浑身颤抖,她挣扎着红了眼眶,“不要,不要!”男人一声冷笑,分开她双腿,挺身没入,女人青涩紧致的身子,一下就将他紧紧包裹,他那处蓦地有了感觉,让他想要更多。 孟皓恨恨咬牙,这女人的身体,滋味该死的让人着迷!“疼……”季柠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双手推拒着孟皓的胸膛,声音嘶哑,“求你,出去好不好,好疼……”“呵。 ”孟皓唇边溢出残忍的笑声,搂着她的腰身开始猛烈抽送,他越是用力,她就哭的越难受,她白皙温润的肌肤上,留下他肆虐的痕迹。

季柠哭了整整一个小时,嗓子都哭哑了,也不见孟皓有停下来的意思,她柔弱的眸中泪水不断的往外溢,让孟皓渐渐烦躁起来。

分明是为了折磨她,看到她哭他就痛快的很,可她这么痛苦,他心里又莫名的烦闷。 懒得看这女人哭泣的模样,孟皓将她翻了个面儿压在床上,从背后狠狠占有了她,惊的季柠哭叫出声,“啊……”空气中弥漫着糜烂的气息,季柠浑身骨头像是被拆过一遍一样,她看着床边衣着整齐高冷禁欲的男人,任谁也不会想到,他发疯折磨起人来,会让人痛不欲生。

季柠通红的眼眶恨恨的盯着他,“孟皓,我恨你!”男人迈出去的脚步一顿,眼中还残余着情欲,回头那瞬间却冰冷的让人心惊,他俯身捏着季柠的脸,冷冷道:“季柠,你不配!”季柠发狠的朝他扑过去,抓住他的手一口咬了下去,血腥味在她口中蔓延,孟皓暗叫该死,用力一甩将季柠给甩了出去,季柠浑身无力被他甩下床,额头撞在沙发上,鲜血直流。

“啊!”季柠痛叫出声,血液顺着她额头流下,迷乱了她的眼,瞬间遍布她整张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