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超越得失——80后PK40后(五)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13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黄兄,人们有一种倾向:在物质上,希望有更多的占有;在精神上有更多的实现,这两者归根到底都是希望在心理上有更多的满意。 如果这个状态完成了,亦即满意了,便可称之为得;反之则为失。

超越得失——80后PK40后(五)

  黄兄,人们有一种倾向:在物质上,希望有更多的占有;在精神上有更多的实现,这两者归根到底都是希望在心理上有更多的满意。 如果这个状态完成了,亦即满意了,便可称之为得;反之则为失。 但得失并非人人都能控制的,它的实现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外界因素决定的,所以我们生活中经常有得有失。 得失会引起我们心理上的反馈。 这大概是一个类似条件反射的机制:得了便欢欣;失了便丧气。

这就涉及了我们的得失观。

  如同就生死的问题发问一样,我的这个提问也是希望超越得失。

黄兄,你如何看待你的得失,你觉得你超越得失了吗?又是怎么超越的或不能超越的呢?  顽石  2012-9-5  顽石兄:  近来杂事较多,迟复为歉。   超越得失的问题,可以说是上一个问题(人是否应该把自己当东西)的继续。

  你对得失的定义有些含糊不清:首先,“希望有更多的占有”是“得”,那么,希望较少的占有就不是“得”吗?这其中的“多少”怎样确定?其次,“在精神上有更多的实现”,其内容尤为复杂,恐怕不是一个“得”字所能包容的。

最后,“满意了,便可称之为得;反之则为失”,这话跟前面的定义是相冲突的:满意了,说的是“得”(即更多的占有)了之后的精神或心理状态,不满意是说“失”了之后的精神或心理状态,它们并非“得失”本身。 你后面接着说“得了便欢欣;失了便丧气”,也正是这个意思。

在同一段话里,你对“得失”的定义不仅含糊不清,还彼此冲突,这就很难开展有意义的讨论了。

  因此,我首先得定义一下“得失”:我认为,得就是占有,失就是未能占有或已经占有的东西又归他人。

所谓超越得失,是一种对待占有的态度,它跟通常的“患得患失”正好相反(“患得患失”的意思是:没有占有前担心自己不能占有,占有之后又觉得占有得太少,并且唯恐失去已经占有的东西),是把自己的占有欲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在很大程度上不在意占有与否。   不知你是否同意我的定义?待得到你的回复后咱们再接着讨论。   黄忠晶  2012-9-11  黄兄:  我同意你的定义,得乃是一种占有,失是对得的否定,没有占有成功或者占有后又被夺去了。 得失观乃是一种对得失的看法和态度。

  顽石  2012-9-17  顽石兄:  近段时间有事外出,未能上网,迟复为歉。

  我们接着谈。

  你问我是否超越了得失,我的回答:对于得失的超越乃是一个永远不断、至死方休的过程,一个人只能说他要求自己不断地去超越得失,却不能奢望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超越得失并非是完全不考虑得失即占有与否。 占有欲是一个人必定会有的欲望或冲动:他要生存下去,就得占有一些东西如食物、衣物、住房等等。 问题在于,在这个世界上,这些东西是有限的,你占有一份就少一份;如果占有得太多,就可能让他人处于匮乏状态。

因此,有必要克制这种欲望,使其保持在一个合理的限度内。

这个限度,应该是不超出一个人能够正常地生存下去所需要的数量。

  我在上一次对话中提到罗素的观点,它对于我们看待得失问题也是很有启发的。 罗素认为,人的本能有两种冲动,一是占有,一是创造。

占有冲动的实现是,如果你占有了,别人就不能占有;创造冲动的实现是,如果你创造出什么来,不但不会让别人减少什么,反而让大家都能共享你的成果。

因此,罗素认为,对于占有的冲动,人类社会必须加以抑制,不能任其发展;而对于创造的冲动则不应该加以任何限制,是越多越强烈越好。   对于个人来说,他应该尽可能地抑制自己的占有欲,同时最大限度地激发自己的创造欲,这两者合起来就是对于得失的超越。

  问题在于,有时我们很难将这两种不同的欲望或冲动区分开来,也就是说,对于某种行为,我们很难判断它是哪一种冲动或主要是哪一种冲动所致。

例如,某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了一个大富翁,通常情况下,在这一过程中应该是两种冲动都有,但哪一种冲动是主要的,我们就很难确定了。 以比尔。 盖茨为例,在他事业成功、富甲天下时,我们还判定不了这一点,但待到他将自己几乎全部财产都捐给慈善事业时,我们就清楚了:他对自己的占有欲作了很好的控制,他成就这一番事业的主要动力不是为了占有财富,而是源于创造。

  在涉及这一问题时,我们往往有一种误解:似乎那些专业为学术、思想、教育等等的人,就只有创造的冲动而无占有的欲望,或者前者一定是主要的。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这些人同样面临着两种欲望的冲突,也就是必须在患得患失和超越得失之间作出选择。

  例如,某个研究方向是你真正感兴趣的领域,但从名利上考虑,可能得不到什么;而另一个课题,并非你的学术兴趣之所在,心中并不认为它真正有价值,但一旦承担,可以获得不菲的经费,还能获大奖,出大名,你怎样选择?诸如此类。

超越得失,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真正不在意得失是不容易的,在心理上要克服很多东西。

  我们正在进行的这种对话或PK,既无利,也无名,即使放到博客上,感兴趣的人也不会太多,我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吸引人们的眼球,然而我们乐此不疲,为什么?这是因为,它是我们的学术兴趣之所在,它能激发我们的创造欲。

这也是超越得失的一种具体表现。

  黄忠晶  2012-9-2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