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明】袁崇焕遗诗 一卷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7
  • 17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3、建设单位对工程监理的重要性认识不强 建筑工程监理工作主要可以概括为:一协调、两管理、三制约。即协调本单位的建设项目在工程施工、项目设计到工程验收整个过程可能存在或发生的各种理由;进行

  3、建设单位对工程监理的重要性认识不强  建筑工程监理工作主要可以概括为:一协调、两管理、三制约。即协调本单位的建设项目在工程施工、项目设计到工程验收整个过程可能存在或发生的各种理由;进行信息管理以及合同管理;对整个建筑工程的质量、成本、进度进行制约。但是在当今多样的建筑行业中,仍然有许多施工单位以及建设单位对建筑工程监理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够,甚至在一些中小型建筑工程中,不设工程监理这一岗位职责,也并没有相应的监理人员,或者请了工程监理,但只见其名未见其人,存在着严重的违规操作,并没有重视起工程监理的工作,也就从根本上没有发挥工程监理的真正作用。  二、加强建筑工程监理工作的相应策略  1、通过法律手段,全面提高监理意识  近年来,随着我国建筑行业的兴起,我国的建筑工程在监理工作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利润空间,致使建筑工程的监理市场出现鱼龙混杂的局面,不少企业及监理单位资质能力不足却依然存在于建筑工程的监理工作市场中,不能对建筑工程的质量提供良好的科学监督及保障。

  做完封闭后,最好过个月复查一次,以后每年进行口腔常规检查时,同时检查封闭的牙齿,若发现有封闭剂脱落的情况,及时给予弥补。窝沟封闭与氟化物的联合使用,可以最大限度地预防龋病的发生龋病可在牙齿的不同部位发生,发生在点隙裂沟部位的龋病称为窝沟龋,发生在光滑面的龋病称为光滑面龋。

【明】袁崇焕遗诗 一卷

  袁崇焕,字元素,号自如,生于万历十二年,广东省东莞市石碣镇水南村人。 其父袁子鹏,承祖业,常乘船顺溯东西两江,往来广西梧州等地经商,后在藤县定居。

袁崇焕幼年时随家人迁居藤县,先后在平南、滕县“县学”读书。

“初应童子试”,“十四公车,强半在外。

”明万历四十七年中进士,委派福建邵武县任县令。   朝廷时值魏忠贤等结党营私、专权跋扈,残杀异己,致上下腐败堕落,朝野一片黑暗,大明已是衰象毕露。 万历四十五年,清太祖努尔哈赤起兵攻明。 天启二年(1622年),明军广宁大败,十三万大军全军覆没,四十多座城池失守,明朝国门岌岌可危。 便在此年,袁崇焕千里迢迢来京朝觐述职。 御史侯恂慧眼识人,题请破格擢用,具疏奏言:“见在朝觐邵武县知县袁崇焕,英风伟略,不妨破格留用。

”天启帝采纳侯恂等建议,授袁崇焕为兵部职方司主事,旋升为山东按察司佥事、山海监军。   袁崇焕单骑出关,考察关外形势,还京后,上书朝廷,主动请缨:“予我军马钱谷,我一人足守此。 ”受命后,出镇山海关,筑宁远城(今辽宁兴城)。 当努尔哈赤率兵十三万攻打孤立无援、仅一万守军(实际参战者不过数千人)的宁远时,却身被重伤,大败而归,不久郁郁死去。 此明军与清军长期交战中首获胜利,袁崇焕被授辽东巡抚。 次年,皇太极欲为其父报仇,“灭此朝食”,亲率两黄旗、两白旗精兵,围锦州、宁远,结果亦攻城不下,野战不克,损兵折将,连夜溃逃。

袁崇焕因又获“宁锦大捷”,被封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 自此,袁崇焕之名威震辽东,令清兵闻名丧胆。

  崇祯二年(1629年),皇太极采用汉奸高鸿中建议,率军绕过袁崇焕辽东驻防,直抵北京城下。 袁获悉后,两昼夜急驰三百余里,以九千士兵与皇太极十余万大军对阵于广渠门外,并亲披甲胄临阵督战;那些饥寒疲惫的战士竟无不以一当十,奋力杀敌,终击退清兵,保住京师。 但在决战胜利后,这些饥寒疲惫又添创伤的士兵却被拒之城外。

十日后,有两个被俘太监自清营逃回京城,上奏了清军首领“故意设计”的称袁崇焕为内奸的谣传。

一些贪官奸党之徒随之踊跃,大进谗言。

昏庸的崇祯皇帝也果然中计,籍口召以商榷粮晌事宜,独将袁将军一人“筐吊入城”,抓捕下狱。 其实,袁崇焕当初对自己的结局何尝未有预料!他曾对崇祯奏道:“以臣之力,制全辽有余,调众口不足。 一出国门,便成万里,忌能妒功,夫岂无人?即不以权力掣臣肘,亦能以意见乱臣谋。 ”而当时,崇祯亦曾亲口抚慰道:“卿无疑虑,朕自有主持。 ”奈何崇祯终而无信,到头来还是听信谗言,以误判“臣谋”而治罪,八个月后将袁“磔刑于市,传首九边”。   当今有人对袁崇焕的负面争议,其实无非采用的是崇祯皇帝及一些谗臣主张凌迟处死袁崇焕之由,而南宋赵构、秦桧处死岳飞之时,亦岂无由也?当年,面临清军南侵之猖獗,明军每战必败,满朝文武已无人再敢问津边城之职。

此时,唯独袁崇焕请缨并亲身驻守宁远,且屡战屡胜,因而致使清军始终未能突破其辽东防地。

袁崇焕卫国保边,处心积虑,曾自谓道:“予何人哉?十年以来,父母不得以为子,妻孥不得以为夫,手足不得以为兄弟,交游不得以为朋友。

予何人哉?直谓之曰:大明国里,一亡命之徒可也!”请问:历史上哪位大奸歹忒、卖国求荣者,敢主动问职于兵刃交锋之城,求荣于生死难卜之地?何故竟有如此一位卖国近十年者,而终使敌军未能得边城寸土?  在朝廷处置袁崇焕之时,有位布衣之士叫程本直的,曾上书请求与袁将军同死,请听一听此人对袁崇焕是如何评价的吧──  “举世皆巧人,而袁公一大痴汉也。 唯其痴,故举世最爱者──钱,袁公不知爱也!唯其痴,故举世最惜者──死,袁公不知惜也!于是乎举世所不敢任之劳怨,袁公直任之而弗辞也;于是乎举世所不得不避之嫌,袁公直不避之而独行也。

而且举世所不能耐之饥寒,袁公直耐之以为士卒先也;而且举世所不肯破之体貌,袁公力破之以与诸将吏推心而置腹也。

”  世上竟有如此“卖国求荣”之人,岂不怪哉至极!正因为品格如此,袁将军深受部下爱戴而甘为之冲锋陷阵,以一当十。 也正是为人如此,行刑当夜,其手下竟有一佘姓义士冒灭族之祸,把欲“传视九边”之头颅从旗杆盗下,自此佘家为其守墓三百七十余年。   大明崇祯自毁栋梁,重现南宋“风波亭”一幕,以致人人自危,再无勇将可出,最终难逃亡国之命运。 可笑崇祯死前,兀自悲叹:君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安得岳飞者用之!  直至一百五十五年后的乾隆年间,乾隆披露了《清世宗实录》中所记载的皇太极利用反间计除袁真相,并为袁崇焕正名昭雪。

袁将军有灵当为之感叹,此番昭雪竟来自敌国之君!〔〕  ---相关资料---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