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姬梵晏夕小说全部章节-繁花浮生乱姬梵晏夕目录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23
  • 2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繁花浮生乱》精选:风扬起,带起一片落叶缤纷,远阑明湖泛起一片波漾,一只美丽硕大,翅尾上八颗金粒的黑色蝴蝶振翅掠过,似鬼似魅般转入树林深处,了无了痕迹……姬梵惊然倒抽了口冷气,纵是她知世事甚少

姬梵晏夕小说全部章节-繁花浮生乱姬梵晏夕目录

《繁花浮生乱》精选:风扬起,带起一片落叶缤纷,远阑明湖泛起一片波漾,一只美丽硕大,翅尾上八颗金粒的黑色蝴蝶振翅掠过,似鬼似魅般转入树林深处,了无了痕迹……姬梵惊然倒抽了口冷气,纵是她知世事甚少,对前世那引起独孤寐之惊天一怒,血洗临梧宫上下五百人,甚至后来发展到独孤寐出兵越国几乎使越国覆灭的“巫蛊之殇”还是有深刻记忆的。

越国地处南疆,湿林高山,蛇虫遍地,于是越国除了神秘传说拥有神圣之力的传世圣女外,就是摄人于千里无形的虫蛊秘术最为人所惊了。

那年临梧宫出现的巫蛊之祸,还是请来殷国玄山双老高徒医仙明轩克制,才得以渡过危机,险险稳住因独孤寐几近颠狂而差点崩溃的殷朝政治局面,明轩同时也揭示了越国作蛊之法:越国天巫圣女的心头血喂养的“轩辕蝶”与越国特有的“风盏冥花”相合,便可让越国天巫圣女在万里的疆域之外,使出圣术异毒无形谋害目标人物。

彼时,她曾因缘际会见过一眼那被医仙明轩灭杀,躺在一只锦盒里一动不动“轩辕蝶”。

如今,“它”却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树林幽暗冷蒙,诡异莫测,啸啸风声吹来好似刀剑杀声,好似在狰狞威胁般的逼得姬梵连连后退几步,她告诉自己:那不关她的事,她也无能力去阻止那深诡妖邪之术。

可是,前世里,独孤寐眼神迷离,妖魅潮红坐在水榭中的影像一直在她脑海里闪晃,硬起心思抹去它,告诉自己不关己事,它却强有生命力地反复出现,逼得她手足无措,僵在当地。 她还记得,独孤寐虽武艺冠绝,擅骑强射,却是每到冬天都要燃起熊熊炭火趋走身体积淤之寒毒,明轩也无法根治,据说是独孤寐年少时中了暗算……前头带路的丫环见姬梵眉间紧皱,苍白纠结的面色,吓了一跳,道:“贵人可是有恙,我去寻医者……”“不用,你去帮我拿份茗山热青茶吧。 ”姬梵咬咬唇,“我想在水榭里休憩一下,赏些许湖光美景。

”“诺。 ”见女仆离去,姬梵犹豫几刻,还是迈步循着轩辕蝶的方向走去。 边走边忆起离世前最后的三个月,眼眸深暗如夜,暗风,迭起,吹过寒湖冷空引起簌叶纷飞,遮住她在林中沙沙脚步声……彼时,她胸口血液汩汩流出,几无生机,被丢至乱葬山中,任饿兽啃噬,星空夜幕下,她耳边断断续续地听到几只狼静静地靠近,喉间发出敖敖低呃,眼见恶狼张开腥气扑鼻的利齿血口要咬下,她却没有尝到血肉被撕扯的剧痛,缘是一个浑身破烂散发着恶臭的老者出现了,赶走饿得没了力气的群狼。

那时的她连眼睛也睁不开,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桀然响起:“嘿嘿嘿嘿,又来了一人给老夫练药尸,哈哈,乱世真是便宜老夫了啊,源源不绝的尸源。

”已虚弱的姬梵那时不知害怕,却是隐约觉得自己死前于人有了用处,不再是个废物累赘,既是幸事也有些许讽刺了,她恍恍惚惚的心思想着:好似这样成了药尸也是不错的,至少在死之前,她不是一个人清清默默地死去,身边只余空寂……至少,她不是就算死亡也于世间所有人心中了过无痕,毫无在意。

不知为何,向来柔弱怯懦的她死前出离地显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昏昏沉沉地撑了三个月,三个月来老者在她身上施了无数诡异医药,折磨得她痛苦不堪,却是硬生生地没有死去,引得老者啧啧称奇。

老者喜自言自语,每刻不停将药理医术念叨在嘴里,姬梵却是莫名地记得一字不差,甚至今世也没有忘记……她听老者提起过“轩辕蝶”与“风盏冥花”两者虽是诡异,但毕竟是万里巫摄之术,这世上本无什么万里杀人的无敌诡术,越是深诡莫测的异术,所需要完成的条件越是苛刻,尤其是它完成的前一刻,还是可以找到方法克制的。

莲步轻踱,枯绿相间的落叶丛中,那株萤绿绽光的风盏冥花半开,轩辕蝶围着它飞转,划过一道道诡异妖惑的轨迹,蓦地,它停住了,扇扇翅膀,停驻空中仿佛在看向它,蝴蝶在看人……光是想象就让人寒毛竖起,而此刻,她真实地感觉那只巨大的蝴蝶睁着那双幽暗的复眼冷冷地盯着她……她勾勾嘴角,挂上一个似纯真无暇的笑容,也不知装得像不像或是有没有必要,瞪大着眼睛看向蝴蝶,说:“好大好漂亮的蝴蝶啊,我,我想捉去给姐姐看……”说着就向蝴蝶扑去,蝴蝶警觉飞向高空,姬梵脚下却“不注意”踢动了一块石头,石头碌碌滚动,慢慢悠悠滚着,偏偏地滚向“风盏冥花”的方向,下一刻,“风盏冥花”被碾落成泥,萤绿涂地。 轩辕蝶扑簌扑簌地急扇翅膀,似像欲悲凄尖叫般,凄厉地转了一个圈又一圈,却是在姬梵心惊胆战的视线中飞高转入天空,消失了夜里……万里之外,云雾缭绕的巍山圣宫里,帷幔重叠中,幽冷的烛台散发着淡淡青光,画满奇兽异纹的的墙壁折射着那点点烛光,随着摇曳烛光晃动,仿如有了生命力,睁着凶恶的眼睛看着坐在缀满金玉珍宝蒲团上的绝色少女,少女紧翕双睫,脸庞印着青绿的烛光显得苍白诡异,倏然,她脸色刹白,口喷鲜血,面色如金纸地软倒在地上……随侍女仆惊声尖叫:“圣女……”女仆扶起少女,惊觉她瞬间老了十岁,十指汩汩流着鲜血,止也不住,失声泣道:“圣女元魂之术……”“失败了……”少女哑着声音,脑中晃过一张懵懂纯真幼女脸庞,苦涩弥满胸腔,空洞的眼看着窗外黑寂无声,冷峻苍茫的夜空道:“破射临世,乱浑玄始,天蚀星恒,苍生裂元。 我这次若是成功,越国尚有一丝生机,若是天不悯我大越,蛊术失败……”如玉的手指颤抖得不可自抑,她的声音却是冷静得似冰:“越国危矣,而天下……从此流殍食尸,再无宁日……”“圣女……”宫内所有奴仆痛哭失声,扑伏在地……宫外寒鸦惊起飞掠,展翅飞过险峻悬崖上的宫墙边,寒冷的风声裂裂作响,如同苍天狂笑,笑得天地峻动,动震山崖,盖住了天下之人泣血声声……从树木深处走出来的姬梵,见水榭外方才那位女仆正焦急地寻找着她,而水榭中似有人影晃动,不知是谁,但心惊胆颤的姬梵赶忙拉着女仆赶回宴席,生怕遇着前世那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