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第二十四章 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暮落宫深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1
  • 13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合欢败落,合欢殿秋意渐凉。 苏暮落看着庭院里,合欢树打在地上的影子一点点消瘦,最后只剩下主干枝桠斜斜地印在青石板上,寂寥又孤独。 九月底。 在云泽漆昏迷的两个半月后,云泽源登

第二十四章 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暮落宫深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合欢败落,合欢殿秋意渐凉。

苏暮落看着庭院里,合欢树打在地上的影子一点点消瘦,最后只剩下主干枝桠斜斜地印在青石板上,寂寥又孤独。

九月底。 在云泽漆昏迷的两个半月后,云泽源登基。 登基那日,她替他换上了正服,扶他到轮椅上,推着他缓缓站在远处,看着云泽源一步步登上帝位。

杜衡说,云泽漆在御驾亲征前,下令让云泽源监国,刑陵游相辅,同时还留下了一道圣旨给刑陵游,倘若沙场刀剑无眼,他无法平安归来,便传位于其兄云泽源。 他转过身,面朝百官。 从明黄的衣袖中,取出一方有些皱巴的手帕,方帕一角隐约有一抹紫色的浅影。

风轻轻吹动方帕,像是苏芫华温凉的指尖轻拂而过。

他坐在龙椅之上,将手帕工整地叠好,放于身侧,接受百官跪拜。 道完平身后,说的第一件事——“苏家长女芫华,恭俭颖汇,娴静淑雅,相伴数载,亦明媒下娉。

却薄命多舛,雁逝鱼沉,予心深为痛悼,特用追封,加之谥号,谥曰‘昭仁静淑温诚顺和贤纯皇后’。

”一时百官静寂,却无人反对。

一是此时还有苏暮落这个太后在;二是苏家昔日的丰功战绩配得起;三是当年云泽源和苏芫华这一对老臣们皆是有目共睹;四是云泽源这些年未娶一人,这只是追封,没有说后宫再无他人已是极好。

是以,无人反对,百官领旨再拜。 苏暮落看着宝座上云泽源手中那抹浅浅的紫色,看着百官叩首跪拜。

微微抬起头,眺望蔚蓝的天空,闲云几朵,投下极浅极浅的光影,温柔地拥着云泽漆。

下了早朝,云泽源就直奔合欢殿,把一道圣旨交到苏暮落的手上。

她疑惑不明,展开一看,瞳孔紧缩,手情不自禁开始颤抖,震惊地抬头看向云泽源。

“这是他昏迷前,让我答应他的。 他说,如果他真的醒不过来,这是他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她侧过头看向躺在床上的云泽漆,眼眶红得发热,却落不下一滴眼泪;她想笑,却感觉强撑起那抹弧度好难。 她等这个结果,等了这么多年,想过万千的可能与场景,唯独没有想到过这种境况。 如果问她,用云泽漆换她大仇得报,愿意吗?她想,她除了沉默,给不出任何的回答……她愿意吗?自然是不愿意的。

她想报仇吗?自然也是想的。 可是人呐。

往往都没有办法两全其美的,不然为何祝福的时候总是说祝君万事如意呢?她捏着圣旨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终将圣旨塞回了云泽源的怀里,“我就不去了,你办事。 我放心。

”说完,她转身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替云泽漆掖了掖被角。

垂首间,青丝垂落,在光晕中轻轻晃动。 是日,下午。 玉泉宫迎来一道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皇太后久居玉泉宫,因过于思念先皇,近日数连梦见先皇,自请前往皇陵陪伴先皇之灵,不问归期。 朕躬闻忧喜亦虑,但念及太皇太后思念之深,故允之,并使玉家侄女太妃玉玲珑相伴随行,太妃之子过继于朕膝下,及冠封王。 即日启程,钦此!当日酉时。 玉玲珑搀着玉簪。

领着众宫女,在千名精兵“护送”下浩浩荡荡前往皇陵。

云泽源站在皇宫高处,凝视渐远渐行的队伍,眸色暗潮汹涌,轻启薄唇,“皇陵条件艰苦。 入秋天干物燥,易走水,务必叫人小心注意。

”风过,云泽源衣阙翩然,侧过头目光落在合欢殿的方向,从明黄的袖口中取出一个白净的瓷瓶,递给身后的暗卫,只说了一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便收回视线,折身走向了朝勤殿。

立于傍晚的合欢树,在夕阳的余晖中,影子拉得老长。 一直横斜到合欢殿的门口。 她知道这个时候,玉簪和玉玲珑应该已经出了宫,望了一眼庭院中的合欢树,霞光披在树杈上,宛如合欢花灿烂盛放。 苏暮落恍然想起,她第一次进宫的情景,绯红的合欢花开的烂漫天真。 她和娘亲在御花园等阿爹,谁知却等来了玉簪。 那天,阿爹跟先皇在朝勤殿议事;玉簪让她和娘亲在御花园跪了小半个小时;后来……是云泽漆的出现,才得以解脱。 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注定,始于玉簪,结束于玉簪,云泽漆才能将她从中解脱。

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最后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走到窗前,支起窗柩,满天的晚霞映着云泽漆俊朗的脸庞,往日眉宇间的冷毅全然消失。

总是拢起的眉头此时平整,霞光中,温柔缱绻,让人着迷眷念。 最终,一切都落幕,只是云泽漆依旧没能醒过来。 京城的初雪不大,像是碎屑,只是在青石板上积了薄薄的一层。 也是这个时候,从皇陵传来消息,皇陵行宫走水,太皇太后于大火中驾崩,举国同哀。 不日,太妃玉玲珑因伤心过度,积郁成疾,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但念曾为皇室开枝散叶,且曾管理后宫,恭俭贤淑。

着入葬皇陵。 那日,杜衡跪在她跟前,“属下斗胆,请娘娘带着主子前往落霞城。 ”苏暮落疑惑不明,“何故?”杜衡笔直地跪在合欢殿,只说,“出征前,主子曾说过,落霞城是送给娘娘的礼物,倘若主子知道娘娘去了落霞城,定是会高兴的。

”她怔了怔,送给她的礼物?淡眉颦蹙,却是思索无果。

但转头凝视了片刻云泽漆,缓缓开口,“好。

他还有什么地方想去的,什么事情想做的,你且说,我们和他一并同去。 ”五日后。 苏暮落道别云泽源,带着云泽漆踏上了前往落霞城的路。 同行的有杜衡、无忧,一名太医;还有常山、广寒、严客。 云泽漆昏迷前,跟常山三人坦白了她在宫里的遭遇,并恳求他们日后照顾好苏暮落。

闻言后,三人想起往日对苏暮落做出的那些伤人的事,皆是懊悔不已。

尽管苏暮落说不知者无罪,且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 三人还是坚持去军营各自领了一百军棍。

“你把他们三人都给了我,舍得?”苏暮落打趣地看向云泽源。

云泽源哂笑一声,“你要走,他们跟随。 朕又何曾能留得住,不过是一个顺水人情。

再则。 带着他们三人,你与阿七的安全,朕也更放心些。

”她白了一眼三人,心下立马明白。 看见她的眼神,常山讪讪地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像个犯错的孩子。 立马低下了头。 见状,苏暮落不禁失笑摇头,跟云泽源轻声说,“不早了,源大哥,我们先走了。 ”云泽源犹豫了一会儿。

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他想送你。 ”这个“他”,苏暮落愣了一下,转念明白过来,转身上了马车,留下淡淡的一句,“不用。

”车内就她、云泽漆和无忧。

其余四人,三人骑马,一人驾车。 车轱辘碾过青石板发出低低的响声,马车朝着宫门外驶去,寒风吹过,将车帘轻轻挽起。 一抹青衫身影在余光中划过。

苏暮落瞳孔缩了缩,伸手握住了云泽漆的大手,由着车帘子随风掩盖住最后的缝隙。 马车摇摇晃晃出了京城,车外的喧嚣与热闹,不断地往后退,像是回忆倒退。

熟悉又陌生。

她怔然拧眉,为何会有这种熟悉的感觉,恍若曾经发生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