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806,对不起的寒冷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4
  • 13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王勃在文坛搅风搅雨,到处拿奖,名利双收的时候,被他波及的,除了刘迟新,还有上辈子凭借《三重门》一书成名的寒冷。 上辈子,寒冷借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东风,以及他挂科退学,被全国媒体广

806,对不起的寒冷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在文坛搅风搅雨,到处拿奖,名利双收的时候,被他波及的,除了刘迟新,还有上辈子凭借《三重门》一书成名的寒冷。

上辈子,寒冷借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东风,以及他挂科退学,被全国媒体广泛报道的风潮,于次年,也就是2000年推出了他的处/女作《三重门》,以年销量超百万的成绩,成为当年图书市场当之无愧的黑马,一夜之间,名动天下,成为了无数80后,90后们崇拜,膜拜的对方!但是这辈子的寒冷,直到2000年只剩下两个月,王勃都还没有听说《三重门》的问世。

上次跟胡茂林一起跑签售会的时候,王勃旁敲侧击,还特意询问了有关寒冷的事。 胡茂林说,他们编辑部好几个月前是收到过寒冷寄过来的小说,但是和王勃的《流浪地球》一笔,不论文笔还是立意,实在是相差太远了,完全可以说是幼稚。

寒冷的名气也没有王勃的大,多少有些过气。 再说,今年编辑部的重点就是推他王子安,即使寒冷的小说再好,也不会再签一位作家来跟自己人打擂台。 最后对寒冷投稿的处理是委婉的给对方去了一封信,说对方的小说一切都不错,相信也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不太符合作家出版社目前出版的方向,让对方另寻高明云云。

总之,寒冷想像上辈子一样想通过作家出版出名的打算算是彻底落空了,被王勃这个穿越者鸠占鹊巢,挤占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位置跟资源。

估计对方除了作家出版社外,也投了其他不少的出版社,但目前显然还没什么消息。 胡茂林通过圈内打听,也没听说哪家出版生想要捧寒冷的意思。

原因无他,对方小说的质量和作家出版社已经推出来的超级文学新星王勃王子安的差距太大,没人敢冒这种风险。 “唉,老子还真是一根搅屎棍!抢了刘迟新的风头不说,还断了寒冷成名成星的路。

寒冷今年如果还不能出版他的《三重门》的话,以后也别想了。 一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学生,写的书也投稿无门,小寒呐,你的未来,还真是有些凄凉哟!”参加完“银河奖”颁奖典礼,回到四方后的王勃很快想起了他上辈子的同龄偶像,曾经的奋斗目标,看到对方至今都还默默无闻,媒体的报道也越来越少,快要泯然众人,偶尔的一两篇报道,也是以丑角,反面的形象出现,用来衬托他这个德智体全面发展,华夏教育界“优秀教育成果”的英伟和高大,王勃便是一阵唏嘘、慨叹,以及不多不少的遗憾和愧疚,和面对刘迟新一样,感觉很是有点对不起那小寒同学。

通过寒冷和他自己这辈子角色的转换,迥异的人生道路,王勃再一次体会到机遇的重要。 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和寒冷一样得一等奖的一共有二十人,但最后只有寒冷这个除了语文,其他所有科目全挂红灯的差生爆得大名,名利双收,是他的文章写得最好吗?当然不是!是其他人比他差吗?单论成绩的话,其他所有人的综合成绩都超过寒冷,但最后出名的却只有他,要找原因,怕也只有用天时地利人和来解释了。

所以,很多时候,在我们这个社会,机遇比努力更重要!卖乖讨好比踏实勤奋更重要!你越乖,越听话,越老实,反而最后吃亏的就越是你!被整的,被弄的,也越是你!所以,要标新立异,要不走寻常路,要会出位,会博眼球,会吸睛,后世的那些明星名人,今天一个绯闻,明天一个干爹;搞科研的,则是今天一个世界一流,明天一个世界领先;至于政客,则是今天一个政绩,明天一个决策,至于背后是包小/三还是搞小四,亦或者把民脂民膏连同婆娘娃娃二/奶三/奶N奶们连续不断,延绵不绝的朝美帝送,则没人去理。 不都是这样的一个套路么?——————————————————————————————国庆一过,几场秋雨一下,气温便开始凉了下来。

大街上,短衣短裤的少了,男男女女都换上了长衣长袖的秋装,把自己的四肢遮了起来。

国庆过后,对于高三学生而言,期中考试,也是第一次摸底考试也就近了,所有高三学生开始感受到高考临近的脚步,一个二个欢笑日少,变得如临大敌,就连不太爱学习的孙丽晚上到王勃家里来找他,也少了很多往日的亲密,而变得正经起来,大部分时间都缠着自己的爱人,让王勃给她答疑解惑。 “丽丽,你不是准备报北舞吗?艺术院校又不需要多高的文化成绩,一般般过得去就行了,哪里需要像你这样认真努力呀?你是准备考北大清华吗?”这天,面对孙丽摆出来的几道让他解决的难题,王勃禁不住揶揄。 孙丽喜欢舞蹈,也向王勃表达了想考舞蹈学院的意愿。 王勃便鼓励孙丽,说既然想,那就去考吧,他这个男朋友会义不容辞的支持她。 上辈子,在王勃的记忆中,孙丽大概是连大学都没考上的,高中毕业后就不知去向,很少人知道她的消息。

这一世,王勃自然不会让这种遗憾的事情发生。

身边的所有人,所有的朋友,如果可能的话,他都希望他们考上自己理想的学校,实现他们和他们的父母们最大的心愿,尽管这心愿在王勃这个过来人的眼中并不怎么样,考上了好大学也意味不了什么,没有意外机遇的话,基本上也是给人打工,赚一份辛苦钱勉强养家糊口的份。

要是不小心落在了帝都,魔都,得,一辈子就为一套房子变牛变马吧。 当然,他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是每个人都像他有重来一次的机会的。

所以总体上,王勃尽管并不赞同中学阶段的死读书,把脑子读废了,丧失了开创精神,他还是会尊重别人的想法,也愿意帮朋友们实现自己的愿望。 “什么啊?你还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万一我考不上北舞怎么办?难道就不上大学了?那我爸妈还不气死?我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总得上一所大学拿个大学文凭给他们交差吧?他们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这么一个愿望,说什么也要帮他们实现吧?我要是有你那么聪明,我才不会一天到晚的傻做题呢。

好了,别取笑我了,赶紧给我看看这几道题怎么解吧。 想了一天,也没想出个名堂来。

”孙丽白了王勃一眼,将自己的圆珠笔塞到王勃的手中。 “行!那就让为夫来瞧瞧到底是怎么题目敢如此为难我家丽丽,看老子弄不死它们!”王勃也不废话,将孙丽塞到自己手上的圆珠笔托马斯全旋的转了几圈,低头认真的看起题目来。 “讨厌,快做题啦!”孙丽面色一红,捶了王勃一拳,而后亲密的挽着王勃的胳膊,一脸迷醉的看着认真思索中的爱人。 和王勃越发的熟悉后,尤其是在双方多次探索过彼此的身体之后,以前一直在王勃面前显得小心翼翼,害怕惹恼他的女孩儿也日渐变得大方起来,开始焕发出自己的天性,摆开了女朋友的架势。

这也是王勃乐意见到的。 面对即将到来的摸底考试,王勃身边的朋友们不仅自己紧张,在得知王勃也不得不参加这次的摸底考试之后,也开始为他紧张起来。

尤其是王勃的同桌廖小清,每堂课的笔迹,每到周末的时候都会整理复印一份,在星期天下午英语沙龙的时候交给王勃。 包括每科老师发下来的试卷,也会紧记着为自己那个从九月份开学后就从没来过的同桌要一份,然后抽空给他带过去,让他别忘了做。

廖小清的这份心思,让王勃感动不已。 不论是廖小清的笔记还是替他要的试卷,随着他更多的融入社会,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被小说,米粉店,工作室等事业所牵绊,对现而今的他来说就越没什么意义,他也就越来越不在乎什么分数不分数,考试不考试。 但王勃接到廖小清给他这些东西后还是感到异常的温暖。 他能够想象自己那俏同桌在复印那些笔记时的神情,怕是会嘴角一勾,咬咬嘴,很是有点得意吧?或许,还会娇嗔的哼了哼?每每想到此处,王勃都会会心的一笑,然后翻开女孩儿用娟秀的字迹认真记下的笔迹,感受着那一笔一划间所蕴藏的友谊。 (未完待续。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