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112 傀儡(四)霜寒之翼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4
  • 5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快站稳。 ”不用拉克男爵提醒,骑士们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做,他们抛弃了战马,迅速地在动荡的地面上站稳了脚跟。 这些骑士都是拉克伯爵常年带在身旁的精锐,身经百战武艺娴熟,虽然有一个骑

112 傀儡(四)霜寒之翼最新章节

“快站稳。 ”不用拉克男爵提醒,骑士们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做,他们抛弃了战马,迅速地在动荡的地面上站稳了脚跟。 这些骑士都是拉克伯爵常年带在身旁的精锐,身经百战武艺娴熟,虽然有一个骑士被一群骷髅淹没,战马半数伤亡,仍然很快展开了有效反击。

“谁在偷袭?给我站出来!”拉克男爵怒吼,他劈开一个骷髅,剑刃上的白烈焰斩过的地方化作灰烟,骷髅的肢体如同蜡烛一般焚烧熔融,看上去效果非常华丽。

这柄巨剑叫做圣火巨剑,是瓦雷奇家族的传家宝,相传这柄巨剑来自南方的光辉之子教会,对与邪恶阵营的敌人拥有无与伦比的杀伤力,对亡灵更是致命的。

他身上的威严铠甲散发着强大的振奋灵光,骑士们气势如虹,一时间逆转了被突袭压制的局面,付出了两具同伴的尸体后,居然且战且退地稳住了阵脚。 拉克男爵的目光在战场上寻觅,亡灵巫师不可能离他的仆从太远,他寻找着罪魁祸首,鞋子和披风上的法术已经发动——这个法术作用的是身上的装备,他们将拉克男爵身躯托起,做到了仿佛飞行术一样的效果。

白河看着这个战士啧了一声,手里是圣火巨剑,身上是威严铠甲,脑袋上是无畏头冠,鞋和披风合起来叫做‘拉瑞达的轻盈’,腰上挂着穿刺腰带,项链戒指更是一堆,虽然早就在琼克提供的情报上看到过,不过亲眼看到还是让白河啧啧称奇,这他喵的妥妥地是个黄金土豪战啊。 不过高魔世界哪有战士耍威风的地方?白河挥挥翅膀,在天上解除了隐身。

骑士们瞠目结舌地看着这头白龙出现在天空之上,拉克男爵看着白河身周的负能量烟雾,恍然找到了罪魁祸首,他怒吼着发动了冲锋,‘拉瑞达的轻盈’提供了近乎80码每秒的空中冲刺速度,一眨眼就将他与白河的距离拉近了一半,这大大地吓了白河一跳。 白龙并不敢直面圣火巨剑的威力,这至少是一柄游戏分类中+3的史诗级的武器,也许是+4的传说级武器也说不准,白河没兴趣用这东西来考验自己的鳞片硬度,他一个转折闪过了拉克男爵的攻击,随后诡黠地笑了笑,这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勾起了拉克男爵的不祥预感,低下头就看到令他震惊的一幕,三个长相奇葩的巨人正在骑士群中屠杀,他的骑士们毫无反抗之力。 白河将这最后三只还没坏掉的魔化巨像带了出来,拉克男爵的精锐骑士或许能够很好地对付普通的亡灵,然而面对这种打不动戳不烂的东西明显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可言,‘亚洲舞王’伸长胳膊在骑士群中一捞,一个骑士就惨叫着被捞了出来,送到脚下啪(pia)唧一踩,变成了一张新鲜的人饼,这可怜的骑士被踩的瞬间人脸朝上,就显示出一种黑幽默般的特别效果。 亚洲舞王如同发情狒狒一般呱呱大笑,似乎找到了好玩的游戏。

白河暗暗皱眉,心想这两个驾驶的家伙搞什么,音效这么难听还总放出来吓人。 不过这种声音显然对骑士的士气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他们瞬间乱了阵脚,巨像中最强大的阿诺撕裂了骑士们的阵形,这些原本平地上站着的骑士纷纷飞了起来,原本胜利的呐喊变成了惨嚎。

拉克男爵的双眼瞬间血红,他怒吼着放弃了天上的白河,在白龙笑吟吟地注视中转回了战场,身经百战的男爵深深知道,擒贼先擒王在这个时候不是一个可选方案——等他做到了,他的部下也死光了。

“给我闪开!”拉克男爵从天而降,一个飞身跳劈,圣火巨剑带出一道白光,强大的膂力加上重力势能,形成了恐怖的冲击力,如同陨石劈开天空,半空中巨剑上火焰迸发,这勇猛的人类战士身影在这一刻被放大了无数倍,仿佛整个天空就被这一个巨大的身影填满,时间也像是定格,一声霹雳一般的巨响,正在骑士人群中施虐的阿诺被从头到脚硬生生劈开了两半。 原本绝望的骑士们惊呼着举起了武器,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

不过马上两声轰然巨响,近在咫尺的两个巨像在战斗时间将尽时自爆,酸液和负能量瞬间将正在欢呼的骑士们淹没,这些能量在靠近拉克男爵的刹那被一层薄膜挡住,然而爆炸引起的强劲空气冲击波还是让他飞出了几十码,他在地上翻滚了几秒,强忍着浑身剧痛站起了身,脸上露出了悲痛和极端愤怒的情绪。

当他在战场上四处寻觅的时候,偷袭者却已经不见了踪迹。 阴谋,一定有阴谋。 拉克男爵深吸了一口气,他拄着长剑站起了身来,他再次确定了,冰虹城内一定发生了他想象的阴谋,他艰难地向前走去,突然远处的一片火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难道本想隐藏身形,然而这个举火的人却让他暂时按住了这个想法。 “琼克。 ”他看到自己的儿子举着火把骑着黑马从远处快速靠近,十几个浑身漆黑笼罩的骑士跟在他的身后,默然地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父亲。 ”琼克目光平静地看着激战后有些狼狈的拉克男爵,他拍了一下马,有些迟疑地呼唤了一句。 拉克男爵上下看着琼克,看到他一身整齐的贵族长衫,脸上的关切突然变成了有些严肃的审视:“我的儿子,你不是来援救我的,是么?”“父亲为什么会这么想呢?”琼克表情平静,马匹却退后了一步。

拉克男爵看着他的动作,脸上露出了痛心的情绪:“你的动作已经告诉了我一切,琼克,我并不相信希尔德敢勾结邪教,她不信教也鄙视信徒。 ”“你也不相信她会加害您的儿子,是么?”琼克问。

“是的,希尔德忠于我,她或许有私心,但她怎么敢违反我的意志呢?”“但她敢趁你不在的时候偷偷派人到庄园劫持我,想要把我关到她的地盘上控制起来,为了她子女的继承权,她还打算把我变成宦官,如果我没有察觉到她的计划,现在你依然什么也不知道。

”琼克淡淡道,语气带着一股指责的味道:“当然,这或许也是她一直被你认为她很忠诚的原因。 ”拉克身体一颤,脸上露出震惊和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摇了摇头:“是这样吗?琼克,如果是这样,那我向你道歉,我的儿子,是我的疏忽。

”“爸爸。 ”琼克·瓦雷奇目光微微软化:“我不怪你,你没有错,错的全是那个女人。

”“但你认为你就没有错吗?希尔德腹内是你未出世的兄弟姐妹。

”拉克男爵话锋一转,痛心地责难道:“你因为报复心理杀死了希尔德,我能理解你,我的儿子,这归根结底也有我的责任,但是你的报复为什么降临到无辜的亲人身上?”“我也向你道歉,爸爸,仇恨和愤怒支配了我,我不敢恳求你的原谅。

”琼克抬着头,他揉了揉被风沙吹进的眼眶,语气也带着微微的酸楚。

“不,我原谅你,我的儿子。

”拉克男爵放下了剑,向前伸出了手:“让我们回去,好吗?回到冰虹城重新开始?无论你做过什么我都会原谅你,我们始终是血肉至亲,不是么?”“不,爸爸。

”琼克打着马向后退却,泛红的眼圈突然露出了狰狞:“获得了你的原谅我真的非常开心,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情感并没有因为那个女人而变得淡薄,但是为了家族的荣耀,你还是会寻找新的继承人,我还是会被你在权衡和审视后弃若蔽履!”身后的十五个骑士衣衫纷纷爆裂,露出死灵的身躯,他们飘上天空,强劲的负能量驱动着山谷中的尸体再次站立了起来。 琼克双眼泛红,略带癫狂地嘶吼着:“道歉和原谅都换不来我想要的东西!父亲!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请您退休的!请您从此销声匿迹,把瓦雷奇家族的一切统统交出来!”“为什么?!”拉克男爵瞪大了眼睛,他充满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养育了快二十年的儿子,呼喊声变成龙伤心欲绝又绝望的吼叫:“琼克!为什么这么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