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扶贫“难易经”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09
  • 16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新华社昆明8月29日电题: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扶贫“难易经” 新华社记者杨静 “老陈,你家的房屋建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完工?”云南省威信县高田乡凤阳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李登军一边发放

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扶贫“难易经”

  新华社昆明8月29日电题: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扶贫“难易经”  新华社记者杨静  “老陈,你家的房屋建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完工?”云南省威信县高田乡凤阳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李登军一边发放鸡苗,一边问建档立卡贫困户陈金发。   “房屋主体已经完工了。 ”陈金发说,此前他已领取20只鸡苗,目前主要靠发展养殖业脱贫。 “建房有补贴,还有工作队上门帮扶,脱贫有信心!”  既要“短平快”,更要“产实长”  威信县地处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区,是国家级贫困县。

截至去年底,全县有32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0529户38563人。

按目标任务,今年有3个乡镇、1448户4695人要脱贫。

  今年2月,高田乡政府根据凤阳村疏林地、林中空地较多的实际,提议村民种植龙胆草,经论证后,组织实施了高田乡生物资源龙胆草中草药开发项目。

目前,该乡有131户721人参与该项目,每亩预期收益最高可达7000元。   “短平快的产业能帮助贫困户走出贫困,长效产业才能让大家致富。

”李登军说,发放鸡苗只是发展产业的一部分,下一步还将为贫困户发放良种牛。

目前,县里购买的商品牛还在集中饲养,等过了牛的适应期将发放给农户。

  距离高田乡约40公里的双河乡则在推广绿化苗木种植,已覆盖24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还计划发展1万亩。

贫困户可用土地或产业扶持资金入股种植基地。

双河乡党委书记应永斌说,入股的贫困户现在收益已近万元。

  为早日实现脱贫攻坚目标,威信县已派出331名队员组成驻村扶贫工作队,实现全县65个贫困村(社区)工作队全覆盖。

在驻村干部召回制度实施后,已有41名驻村扶贫干部因扶贫不力等原因被召回。

  “我们脱皮也要让贫困群众如期脱贫。 ”威信县扶贫办主任陶思宽说,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役,当地扶贫部门坚持实帮、实干,现在驻村扶贫工作队员每月在村时间超过20天,部分队员每月在村时间超过25天。

  贫困“广深难”,宜改“等靠要”  从威信县城到双河乡、高田乡的道路都已硬化,但村与村之间的道路多为土路。

部分村组之间的公路仍处于“晴通雨阻”的状态,道路交通的效益并未显现。   “就全县而言,我们面临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扶贫融资难等问题。

”陶思宽说,由于当地属欠发达地区,县级财政收入低,经济规模小,大项目融资达不到银行准入条件,造成县级融资平台融资困难。

  记者了解到,威信县多高山河谷,人均耕地面积少。

以凤阳村为例,该村人均耕地面积只有1.2亩,主要农作物为玉米和土豆。

“现在只能养点鸡,长期打算还不知道。

”凤阳村建档立卡贫困户骆廷强说,他们家耕地不到4亩,主要种植玉米和土豆,没有其他经济来源。

  “短期脱贫基本没有问题,但长期增收方面还有困难。 ”高田乡乡长陶鸿说,乡里产业规划力量比较薄弱,让群众发展长远致富产业还需要下大力气,而老百姓更看重眼前收益。

  除了产业规划,群众的科技水平也制约着增收。

记者了解到,双河乡农户科技水平低,养殖饲养科技含量少,不能与市场很好地对接,抵御风险能力差。 部分群众“等靠要”思想依然严重,脱贫意愿不强烈,脱贫动力不够。

  要修“交通路”,更需“技能路”  因病致贫是当地贫困的一大特点。

“希望政府加大扶持力量,增强医疗服务能力。

”正在村卫生室拿药的村民骆廷强说,他身体不太好,没出过远门,如能帮助就近就医就好了。   受交通条件的影响,当地群众无论是上学、就医,还是销售农副产品都受到很大的制约。 目前,威信县村组公路建设完成的里程只占拟建里程的11.7%。   李登军认为,要长远发展必须解决交通和教育问题,一些片区几个村民小组没有一所小学,孩子上学最少要走1个多小时。

部分群众依然认为女孩子读书无用。   而要增强贫困群众致富能力,就要增加贫困群众的劳动技能培训。

“效果立竿见影。 ”李登军说,以装修工培训为例,培训时间只需要一个月,外出务工收入就会明显增加。   此外,天池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杨照伟认为驻村帮扶不能一阵风,在帮助群众脱贫后,要继续拓宽当地产业发展的路径。

  云南省扶贫办主任黄云波说,产业扶贫不是送鸡、送牛这么简单,而要将贫困群众组织起来,将他们带进现代市场体系,提升他们的致富能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