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六百九十九章 重回禁中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5
  • 17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林延潮眼下虽没有侍直,但要见张鲸一面却是不难。 林延潮知张鲸有一处私宅就在崇文门附近,外官有事求他,张鲸都是在这私宅里接见的。 所以林延潮这日就与胡提学来至了张鲸的府上。 将

六百九十九章 重回禁中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林延潮眼下虽没有侍直,但要见张鲸一面却是不难。

林延潮知张鲸有一处私宅就在崇文门附近,外官有事求他,张鲸都是在这私宅里接见的。

所以林延潮这日就与胡提学来至了张鲸的府上。

将胡提学引荐给张鲸后,在看过他价值好几万两的珍珠后,张鲸当面应了胡提学,帮他活动广西右布政使之职。 胡提学当然是大喜过望。 参政乃从三品,布政使则是从二品,一名外官能作到方伯,基本也算可以满足了。 至于巡抚,总督,则是很难奢望之事。 于是胡提学对张鲸千恩万谢,张鲸却很矜持,淡淡说了两句,就打他走了。

胡提学走后,张鲸却是将林延潮留下。 端过人参茶漱口后,张鲸一脸疲倦地靠在了坐塌的软垫上,懒洋洋地对林延潮道:“其实你这恩师已是上门来数趟了,这一次若不是看在林讲官的面子上,咱家还懒得见他呢。

”林延潮微微讶异,原来胡提学早就找上张鲸问道:“难道张公公看不上这些?”张鲸摇了摇头道:“这数斗珍珠虽值得几个钱,但拿在手中又不能吃又不能嚼,咱家喜欢的真金白银,其他的一概不要。

咱家也叫人暗示了几次,让他兑成金银,但你这老师就是舍不得这其中的花费,定要送珍珠上门,如此咱家岂有好脸色给他。

”林延潮算是明白了,咱们张公公是个很有节操的人,收黑钱只认准人民币,不要美元。 林延潮心想,这么说人情没送给张鲸,反而让自己欠张鲸人情了。

林延潮道:“如此倒是承了张公公的情了。

”张鲸笑着道:“哪里的话,若不是你老师,哪里能劳林讲官大驾光临寒舍呢?咱家想与林讲官亲近很久了。 ”看着脸上扑着白粉,尖声尖气地与自己说话的张鲸,林延潮不由气鸡皮疙瘩,面上还是笑着道:“在下若早知道张公公如此欢迎,早就来府上唠叨了,其实在下对张公公也很是投缘。

”正在说话间,一名下人进门对张鲸道:“府外陕西来的一名参将求见。

”张鲸皱眉道:“没看见我这里有贵客在吗?”下人道:“这参将封了五百两银子。

”张鲸冷笑一声道:“就五百两银子也想上门,前几日有个鸟御史弹劾我,说我张鲸一千两见面,两千两吃茶,三千两喝酒。

好,这规矩我没想到,他倒替我操心了。

你就拿此与他说一说。 ”下人称是一声走了。 张鲸满脸嫌弃,回过头来与林延潮道:“林先生,你给评评理,咱家白日鞍前马后伺候圣上,晚上回到府里,还要马不停蹄地接见朝廷官员,连与人说说话都不得功夫,你说咱家为这大明的江山社稷都操劳到什么份上,我容易么我?”林延潮一脸诚恳地道:“张公公真是辛苦了,你要千万保重,别累坏了身子,圣上与朝廷都要仰仗着你呢。

”张鲸摇了摇头道:“哪里的话,咱家就是操劳的命,林讲官,你是陛下最亲近的大臣,按理说你我早就该多亲近亲近了。

这一次你肯来府上拜访,是拿咱家当朋友。 你拿咱家当朋友,咱家也拿你当朋友。 ”林延潮道:“蒙张公公看得起,这是小弟荣幸。

其实这一次前来,是有事相求于张公公。

”张鲸一听露出了‘我早就料到’的笑意:“林讲官竟有事求于咱家?你有申老先生不拜,为何来求咱家呢?”“因为此事我恩师不会答允。

”张鲸听了点了点头笑着:“莫非林讲官要改换门庭不成?”林延潮失笑道:“张公公何出此言?改换门庭乃官场大忌,实话与你说,我此来是求张公公,让我重任日讲官。 ”张鲸一听讶然道:“林讲官,乡试主考这么好的机缘,你却不愿去,为何要回到御前呢?”林延潮笑着道:“张公公,我自有我的苦衷,恩师好意,不欲让我参与朝争,故而让我先远离朝堂数月,但我不忍。 ”张鲸听了叹道:“原来申老先生将林讲官调离禁中之意是如此,但你如此不是辜负了他的一番新意。 与你说句掏心窝的话,眼下朝堂外看纷争停歇,但实则凶险。

连咱家都是自身难保,你若是能在此刻远离朝堂,就尽快离去,待局势平定了再回来,安安稳稳地当你的林三元,岂不美哉。 ”林延潮听得出张鲸这番话,确实是好意相劝,心底有几分承他之情。 虽说人家是奸佞之臣,但待自己实是不错。

林延潮叹道:“小弟何德何能,遇上张公公与恩师这等善人,这关心爱护之意,小弟一辈子记在心底,以后慢慢报答了。 只是眼下朝局越是危险,我越不能在此风大浪疾之时远去。 故而还请张公公帮我一二,小弟是否还有机会重返禁中?”张鲸显然不相信林延潮这番话,不过也知他不会与他说实话:“机会是有的,你这半月未侍直御前,陛下念了好几次你的名字,总是道林卿家在就好了。

我看陛下是真舍不得你走,有意不让你去应天为主考。 ”“你既有此心,那么咱家就帮你在陛下身旁敲敲边鼓,至于成与不成,就要看圣意如何了。

”林延潮听了不由感慨,小皇帝对自己真是不错,这也难怪为何张鲸如此用力与自己交好。

于是他笑着道:“张公公能帮小弟这个忙,小弟实感激不尽了。 ”张鲸笑着道:“你我既是朋友,咱家如何不帮你,唯有内朝与外朝和睦,陛下才会耳根清净啊。

”林延潮听了不由一笑。 正待林延潮要告别时,突一名太监急匆匆地赶至张鲸府上。 张鲸见对方如此匆忙,不由斥了一句:“如此惊慌,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这太监道:“禀公公,小的该死,宫里出大事了。

”“什么事?”张鲸见对方欲言又止道,“这位林讲官是我好朋友,有什么话当着他面说来也是一样。 ”这太监方才道:“禀公公,宫里传来消息,恭妃马上就要生了!”闻言张鲸与林延潮都是吃了一惊。 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