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公益中国九人行第四期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07
  • 4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我的孩子今年25岁,是中国比较早被确诊为自闭症的那一批人。 孩子有了自闭症以来,我特别无助,但我始终觉得孩子能够治好。 我听说,即使是自闭症,在国外也有能够工作的,像日本的自闭症人

公益中国九人行第四期

我的孩子今年25岁,是中国比较早被确诊为自闭症的那一批人。 孩子有了自闭症以来,我特别无助,但我始终觉得孩子能够治好。

我听说,即使是自闭症,在国外也有能够工作的,像日本的自闭症人士可以当国家职员,银行职员和图书管理员。 对自闭症孩子一定要正常对待,不要区别对待,要一开始就让他认为他和所有正常的儿童都是一样的,要培养他的自信和开朗。

我觉得既然国外的自闭症能康复,我们中国的同样能康复,这是我们的希望和目标。

作为一位普通的妈妈、一位成功培养自闭症孩子长大并成为一位职业人走向社会的妈妈,曹德桂做如上表示。 作为慈善机构,自2008年首个国际自闭症日起,我们就在调研如何对这个儿童群体针对性发力,可至今也很少有慈善机构有这方面的救助项目。 儿童自闭症是先天性且目前又终身不可治愈,这就决定了公益机构只能是做一些倡导或引导性的工作为主,通过宣传让更多人知道并关注这个儿童群体,以推动政府的政策性关注与资源性导入。 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圆梦计划执行主席,北京圆网慈善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全球个人慈善基金应用“小元宝”创始人付一然从慈善机构救助的角度谈对自闭症儿童的群体的关注和重要思考,就“孤独的希望”的主题与大家分享自己的观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