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无仙小说林一,佚名全章节目录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9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无仙主角是林一,佚名,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佳作。 文章内容讲述了举起手中的小弩,小一向着山谷深处约四五十步远近的树干,扣动弩机。 耳中只听“嘭”的一声弦响,箭镞“嗖”

无仙主角是林一,佚名,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佳作。 文章内容讲述了举起手中的小弩,小一向着山谷深处约四五十步远近的树干,扣动弩机。

耳中只听“嘭”的一声弦响,箭镞“嗖”的一声,射了出去,“叮嘤”一声深深楔入树干。

...晨雾淡淡弥漫山谷,仙人顶上也如薄薄罩了层轻纱。

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今儿没喊自己。

小一也没在意,抽出宝剑跑到院外,将八式玄元剑法舞了一遍。 意犹未尽之下,他想试试后五式剑法。

可是这五式剑法中,却无身形步法,根本无从施展。 只得在脑子里熟记一遍这五式玄妙的剑法图谱,这才心有不甘的作罢。

练完剑,小一到灶房用清水抹了把脸后,跑进自己的小屋,把剑重新挂在墙上。 他将床榻旁的大箱子挪开。 箱子下是小一挖的一个尺见方的小洞,里面放着几本书和一个小包袱。 师徒俩值钱的家当都在这里。 自小一到了十三岁以后,师父就把这些交予小一保管了。

可平日里也不能时刻随身带着这些东西,怕有丢失,小一便别出心裁挖了这么个小洞来。 就是山上真有什么人来,也没人会注意寒酸简陋的小屋的箱子下会暗含玄机。 为此,小一暗自得意了好一阵子。 小一取出约二十两银子揣在怀里,又把木箱盖在上面,然后拍了拍巴掌上的灰尘,回到院子里。

见师父依然没有什么动静,他就一溜小跑着向山下奔去。

仙人顶到山脚,有三里多长的山路。

小一腿脚轻快,不大的工夫便奔到山脚下,转过已经歪斜的山门,直向山后而去。 山后树高林密,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将后山的山谷包裹的严严实实。 顺着小路钻进去,却是别有洞天。

山谷入口有两条小路,左边是经过仙人顶山脚向山谷深处去的路,右边的路通向离仙人顶不远的一座小山丘,老卢就住在此处。

老卢现今有五十多岁了,他祖上也是玄元观的弟子。 玄元观慢慢衰败后,老卢的祖上不忍舍弃山门,便在此处结庐而居。

从此,老卢祖上到了老卢这代,都成了太平山的猎户。

他有个儿子,却不甘心如先祖一般老死在山窝里。 在老卢老伴去世之后,儿子去山外做了铁匠,只留下老卢一人在此居住。

平时打个野物,腌制个野味什么的,老卢没少关照小一师徒俩。

当师徒俩离山外出时,老卢也会去山上照看一下。 师徒二人与老卢相处的很亲近。 老卢一人在山林里虽逍遥,日子过的却也同样的清贫。 所以小一师徒二人手头有了银两,来与老卢处接济帮衬一下,也是应有之义。

三步并作两步,小一跑上了山丘,走近一座木屋。 木屋临着几棵参天大树而建,还有未散去的晨雾在附近飘荡。

这个季节里,树下一片阴凉,偶有树冠晃动,晨光穿透树隙,撒到木屋上,林间空地上,斑驳影动。

这是一个幽静的地方。 “卢大叔,卢大叔在吗?”小一扯着脖子嚎了一嗓子,然后揉揉鼻头调皮的笑着,向四处搜寻打量着。 “是小一来了啊!”随着一声有点沙哑的嗓音传来,小屋内走出了一位略显苍老的汉子。 他留着黑灰夹杂的短胡须,枣红色的脸膛布满皱纹,个子不高,背有点驼,可腰膀粗壮,一双布满青筋的大手里握着一把斧子,笑眯眯的看着小一。

“卢大叔这是在干嘛呢?我师父叫我来看看您!”小一也笑嘻嘻的答道,眼睛却好奇的盯着老卢的斧子,斧子上一抹血红清晰可见。

“道长也还好吧?有些日子没见着老道长了!”老卢笑着挥动手里的斧子,接着说:“哈哈,你今儿有口福喽!大叔我今早打了只野山羊,回头给你师父捎半只去,小一快进来看看!”小一随老卢走进木屋,里面有点儿昏暗。 木屋后门口的地上,一只砍了头的野山羊搁置在一块青石上。 小一来的时候,老卢正准备给山羊剥皮呢。

小一不喜血淋淋的场面,就在小屋里四处打量着,见墙上挂着只小弩,上前顺手取下摆弄着。

老卢则继续为山羊剥皮去骨忙碌着,回头见小一手里的弩弓,笑着说:“这是你卢大哥用我猎取的鹿筋打制的,前两天才给我送来。

不过我年纪也大了,眼神不太好使,小一喜欢就送小一如何?”。

小一拿在手里,有点爱不释手,小儿习性尽显。

他听老卢这样说,开心答道:“哈哈!谢谢卢大叔了,也谢谢我卢大哥了!”说完,他欣喜的再次打量着手里的小弩。 弩是用红色硬木所制,很是小巧精致。 小一看着弩前有个精钢圆环,试了试鹿筋,手感韧劲十足,于是脚踩圆环手臂轻轻用力一拉便挂上了弓弦。

老卢回首见了,对小一说:“木凳上的皮囊里,还有几枝箭矢,小一可去试射一番。

”小一哪里还能耐得住性子,拿起那个同样精巧的皮囊,看到里面插放着十枝箭矢,忙将其往脖子上一挂,又想起什么似的,把怀里揣的银子放在凳子上,对老卢说:“卢大叔,我先去溜达一圈。

凳子上是我师父给您的银子。

”说着就往外跑去。 老卢闻声,见到是一小堆银子,忙起身说:“这使不得啊!”儿子在外,做一年的铁匠,也不过挣几两的银子。 这二十两银子对贫穷人家来说,就是一笔了不得的财富。

深知青云道长师徒处境的老卢,又怎好收下对方这么多的银子。 “不碍事的!我师父发财了,卢大叔您就拿着吧!多陪我师父喝几次酒就行了。 ”小一头也不回的跑了下去。 老卢忙喊了声:“别伤着自个儿!记得回头来拿山羊肉啊!”小一哪里还能听得见,眨眼功夫,就跑远了。

看着小一远去的背影,老卢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小一跑至刚才的岔路口。

看看通向山谷深处的小径,他心想着,这山谷深处杳无人烟,鸟兽众多,是拿着小弩练手的好去处。

小一从鹿皮囊中取出一支箭放置箭槽中。

那精钢的箭镞,闪动着银光,锋利无比。

他呵呵乐道:卢大叔真好!呵呵,就不知这小弩威力如何。 举起手中的小弩,小一向着山谷深处约四五十步远近的树干,扣动弩机。 耳中只听“嘭”的一声弦响,箭镞“嗖”的一声,射了出去,“叮嘤”一声深深楔入树干。

呵呵!射得这样远啊!小一蹦跳着跑至树干前,见箭镞已入木三分。 他惊叹小弩的威力,也有点遗憾手上的准头,便用力拔出箭镞,向自己平时很少深入的山谷走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