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1043,我怕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4
  • 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和王勃一样,苏梦瑶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也是洗漱沐浴,但是跟王勃陷入一种对莫测命运的无力和惊惧不同的是,在洗漱沐浴的过程中,苏梦瑶只感觉到疑神疑鬼,仿佛房间内有谁躲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的窥探。

1043,我怕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和王勃一样,苏梦瑶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也是洗漱沐浴,但是跟王勃陷入一种对莫测命运的无力和惊惧不同的是,在洗漱沐浴的过程中,苏梦瑶只感觉到疑神疑鬼,仿佛房间内有谁躲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的窥探。 苏梦瑶匆匆的洗了澡,用浴巾擦去全身的水滞,穿上内/裤,又套上一件有领的长袖衫,连胸/罩都来不及戴,便钻进了被窝。 她没关灯,也不敢关灯,任房间内的大灯宛若白昼的照着。 即便是如此,她仍然感觉背上麻麻的,像有什么东西在爬。

前不久在涂云良家里所见到的那一屋子白得耀眼的头孝和手孝,疯狂的朝她脑子里面穿。 她当然是无神论者,平素也不相信啥鬼神,灵魂,但在这个特殊的晚上,在面对涂云良的父亲已然死亡这个事实前,鬼啊,魂啊之类的概念便异常的活跃,生动起来。 苏梦瑶想到了隔壁的王勃,不知道对方怕不怕。 对方应该不会怕,毕竟是男生,而且给她的感觉一向成熟和稳重。

“要不……去隔壁?”一个念头跳进脑海。

但她又犹豫起来。

如果放在平时,她肯定二话不说,不带犹豫的去敲王勃的门——当初有温小涵和张唯在场的情况下她都敢主动上王勃的床,何况现在天远地远,在没一个人认识他们的茂/xian。 “可今时不同往日啊!今天涂云良的父亲才去世,作为涂云良室友和同学的他应该也比较悲伤和难过吧!自己现在去找他,会不会被他认为不懂事,不知轻重?”苏梦瑶又犹豫起来,怕王勃误会。 一边是对鬼神,灵魂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的恐惧,一边是对王勃有可能误会自己的担心,苏梦瑶辗转反侧,心头煎熬异常。 就在这时,窗口的窗帘突然动了一下。 “妈呀——”苏梦瑶一声惊叫,头皮一麻,一下子缩进被子,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她把自己藏在被子里藏了起码有五分钟,直到呼吸不畅,一阵憋闷,才缓慢的从被窝钻了出来。 苏梦瑶眯着眼睛朝窗帘瞅去,窗帘微微的摆动。

原来是风!苏梦瑶长出了一口气,却是再也不敢一个人在这屋里待下去,飞快的爬起,飞快的穿衣,穿好后一刻也不停的朝王勃的房间跑。

————————————————————————王勃的思绪被外面的敲门声打断。 “难道是苏梦瑶?”王勃想。

他开始下床,也懒得穿什么衣服裤子,直接围了条浴巾在自己的腰间。

走到门后,透过猫眼一看,果然是苏梦瑶。

站在他门口的苏梦瑶东张西望,双手抱胸,一副很冷的样子。 王勃将门打开。

“梦瑶,你——”王勃笑着对苏梦瑶说,还没说完,就见眼前的苏梦瑶直接走上来将他抱住。

“我怕!怕死了!”苏梦瑶双手紧紧的搂在王勃的腰,将脸贴在他赤//luo的胸口。 王勃张了张嘴,哑然,旋即想到今天晚上特殊的场景,一股愧疚便从心头冒了出来——他应该早想到这点的。 “没关系,有我在。 ”王勃伸手在苏梦瑶的后背拍了拍,鼻端徜徉着一股芬芳,和酒店沐浴露一样的味道。 王勃关好门,上了反锁,拉着苏梦瑶朝里面走。

走到床边,看着房间内唯一的一张床,王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这里蒋叔给订了单人间,你那边是标间,要不,我们去你那边睡?”“在标间我也怕!”苏梦瑶低着头,手指搅着衣角。 女孩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王勃感觉自己要是还装模作样下去,那就太虚伪了。

“那……咱两……就睡一起,相互壮胆吧。 嘿,话说……我心头也有点发毛。 ”王勃笑了笑,算是给自己解围。

————————————————————————灯再次熄灭了,硕大的房间内一片漆黑。

先上床的王勃侧躺着,看着坐在床边正在脱衣服的女孩。

女孩先脱去了自己的牛仔裤,但是在是否要脱上身的长袖衫时却犹豫了起来。 不过这犹豫也没持续多久。

女孩拉起下面的衣襟,飞速的朝上面拽,长袖衫顺利的脱了下来,被女孩叠放在床头。

女孩一转身,一撩被,窸窸窣窣。 下一刻,王勃感觉自己的肋间有一个圆圆的温暖和柔软轻轻的贴了上来。

万籁俱寂,被黑夜笼罩的房间内阒无声息,除了一大一小,缓慢,绵长的微弱呼吸。

许久之后,有声音打破沉默。

“王勃,我们准备在茂/xian呆几天呢?”黑夜中,苏梦瑶小声问。 “明天……后天……后天吧,我们参加了涂叔叔的遗体告别仪式就回双庆,你说好吗?”王勃说。

“嗯,我听你的。

”苏梦瑶点了点头。

“就是把你的时间给耽搁了。 你父母那里没什么问题吧?”王勃有些担心的问。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他在茂/xian呆个四天五天,一直陪着涂云良把他老汉儿的丧事处理完都没什么问题,但是跟他同行的还有苏梦瑶,他就不能不考虑了。

他可以无所事事,视旷课为儿戏,但身边的苏梦瑶却不能。 “我有啥好耽搁的?没事儿。

至于我爸,我妈那里,不给他们说不就得了?”苏梦瑶说。 “我替涂云良谢谢你。

”“都是同学嘛,有什么关系……”“……”两人小声的聊着天。

苏梦瑶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健在,父母就更不用说,身边的舅舅娘娘,伯伯等相近的亲戚也身体健康,从没出过什么意外,小时候虽然也跟着父母参加过别人的葬礼,但是因为隔得远,就去吃了顿丧宴便匆匆打道回府,所以葬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其实是很陌生的。

好奇之下,苏梦瑶便开口向王勃请教。 “你就不怕?小心问多了睡不着觉哈!”“这不是有你在嘛?我还是挺好奇的。

你给我讲讲吧。

”苏梦瑶说,说的时候,却是把自己的一只大腿搁在了王勃的身上,不着一缕的上半身也朝他的身上挤了挤,王勃脑海那有些模糊的身体曲线便又清晰了一分。 切身感受着女孩温暖的曲线,多少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葬礼嘛,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啦。

城里面的葬礼我不太清楚,不过农村的话,人死了之后,第一件事通常是入殓,也就给死者净身,整理仪容,并穿上寿衣。 之后是请道士,让道士看日子,火化的日子,下葬的日子。 日子确定后就可以报丧了,正式通知远近各处的亲友死者的死亡时间、大致的死亡情况和葬礼安排,便于亲友们来参加葬礼。

家属同时进行的工作便是布置灵堂,停灵,等待奔丧的亲友。

停灵期间,死者的亲友,尤其是晚辈需要轮流守灵,接待奔丧亲友的吊唁。

期间有哀乐奏放,有道士的念经超度……”随着王勃的讲述,有关前世自己母亲和这一世梁经权去世时的情景,那些已经被他有意埋藏的记忆便又死灰复燃,活灵活现的冒了出来。 这么一想,心头某些蠢蠢欲动的念头倒是随之一灭。 其他时间无所谓,今天晚上,如果忍不住跟怀里的姑娘做了那种事,王勃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王勃,你咋对这些这么清楚啊?我就完全不懂。

”“呵呵,因为参加过嘛,所以记得。

”王勃呵呵一笑,心头却叹了口气,有种无言的凄凉,为上辈子的母亲,也为这辈子的梁经权和涂建华。

三人没有一个人该死,但都被无情的命运给捉弄了,连带着影响了三个无辜的家庭。 这么一想,前不久那种对莫测命运的恐惧便又漫上心头。 这让他感到了一种寒意,一种彻头彻尾,冷入骨髓的寒意。

于是,王勃翻了个身,直接将女孩面对面的抱入怀里。

怀里的苏梦瑶也是被他改变了命运轨迹的人,只是不知道这改变到底是好是坏。

苏梦瑶的心头终于松了口气。 这是跟王勃在南山离别后对方第一次对她主动的拥抱。 这天晚上,赤/luo着身体的王勃抱着只穿了一条小内/裤的苏梦瑶,一夜平安无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