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04
  • 12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和温如意一起去?好像也不是不行。 自己当初把温如意活着的消息瞒下来,不就是为了让她跟南适在一起?眼下带温如意回家,的确会有些麻烦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和温如意一起去?好像也不是不行。

自己当初把温如意活着的消息瞒下来,不就是为了让她跟南适在一起?眼下带温如意回家,的确会有些麻烦,但坦白了情况,家里人最起码会帮忙,总好过自己一人单打独斗。 唐南泽笑了笑说:“好啊,我们带她回家。 ”唐南适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没和唐南泽继续说话,而是拉住温如意红肿的手,轻轻的吹了吹她的伤痕,“还疼吗?”温如意茫然无知的抬眸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言。

唐南适却像是读懂了她的意思,温声说,“没关系,回家敷些药,就不疼了。

”唐南泽看着眼前虐单身狗场景,别过了脸。 ……安家。 慕洛琛回来之后,便等着容子澈的消息。 约摸一个小时后,安管家进来,说容子澈回来了。

慕洛琛出门看到他平平安安的,就知道已经安全脱险了,紧绷的神经,终于放开了些。

他迈着大步上前,拍了拍容子澈的肩膀,说:“你没事就好。

如意的事情,我们回头再想想办法,你先别着急。

”“嗯,我知道这事急不来。

”容子澈神色间略带疲惫的回答。

慕洛琛引着他往客厅走。

两人落座后,安管家给他们各倒了一杯茶,欲退到旁边时,容子澈忽然开口说:“给我拿一些酒来吧。

”安管家说了声“是”,转身去了酒窖。

没多会儿回来,手上多了两瓶陈年佳酿。 安老爷子爱喝酒,酒窖里藏的都是珍品。 打从安老去世之后,这些酒就没人再喝了,因为慕洛琛很少碰那些酒。

现在容子澈愿意喝,安管家自然也舍得拿。 安管家把酒放在桌子上时,道:“容少,这酒的后劲大,你别喝那么多。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容子澈挥了挥手。 安管家知道他有事情要跟慕洛琛密谈,便退出了客厅。 容子澈换了酒杯,倒上满满的一杯,仰头咕嘟咕嘟喝了好几杯,才犹豫的开口:“阿琛,我是不是很没用?在容家,我没能好好的保护她;在阿格兰山区,我没能救下她;现在,她站在我面前,我也没能把她从唐南泽的手里要回来……”容子澈话说到这,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眼角里泛着不易察觉的泪光。

慕洛琛注意到了,却故作没有察觉:“你尽力做到最好了,那便不是没用。

以前的种种,只能说明你还不够成熟,不够强大,无法护她周全,说明不了其它的什么。

若你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无用软弱,我想如意也不会爱上你。

”没错,以前子澈的确冲动鲁莽。

可说到底,他对温如意有一颗赤诚的心,愿意为温如意付出自己的所有。 这大概是温如意最爱他的一点。

同样的,作为兄弟,慕洛琛也从来不觉得,容子澈有什么不好,只不过是人无完人罢了。 而现在,子澈能逐渐的成长、完善自己的弱点。

这更是难为可贵的一点。

他认为,现在的容子澈比以前更适合和温如意在一起。 ……容子澈听了慕洛琛的话,许久都没有发言,只是端着酒杯,不停地往肚子里灌酒水。

待到酒气上脑,他想起来方才见到温如意时的场景,醉醺醺的对慕洛琛说:“对了,阿琛。

我刚才跟如意近距离接触了些,发现她好像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我跟她没说话,所以说不上来。

”容子澈顶着两只迷离的眼睛,认真的思索好一会儿,才说:“她看我的眼神有些陌生……好像不认识我了,你说,她是不是怪我没能救她,所以不肯跟我相认了?”慕洛琛听他这么说,立刻想到了在藏区发生的事情,“她不认识你,我看大部分可能不是因为怪你,而是,她从那么高的雪山上掉下来,撞到了脑子?”当时他们都觉得如意、唐南适必死无疑,就是因为悬崖的海拔高。 即便两人克服了种种艰难生还,也必定不是全身而退,可能留下了其它的后遗症。 容子澈抱着酒杯,歪着脑袋嘟囔:“是,那么高的地方,的确有可能。 ”可是,哪怕知道是这样。

他还是忍不住的自责,忍不住的去想如意是不是在怪他……容子澈心头郁闷到了极点,咕嘟咕嘟的又喝了不少的酒。 慕洛琛把酒瓶拿走,说:“你不能再喝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容子澈摇晃着脑袋,去抢酒瓶,“阿琛,你就让我喝吧,我不喝心里不痛快。 ”对上他满是痛苦的双眸,慕洛琛心底一软,攥着瓶子的手也松了松。 几秒后,他将酒瓶塞回容子澈的怀里,说:“你喝吧,等下我让人给你收拾客房。 ”“不用,等我回酒店,明早还有会议要开。 ”“好。

”……月上树梢,清风无痕。

桌子上摆放的已经有四五个酒瓶,容子澈拿着酒瓶还要倒。 慕洛琛这次没再纵容他,夺了酒瓶后,对周文达说:“把子澈送回酒店去,记得送到客房里,别丢到门口就回来。 ”“是,少爷。 ”周文达上前,要把容子澈扶起来。 然而,容子澈却拨开了他的手说:“我醉的没那么厉害,可以自己走。

”他自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着慕洛琛说了句,“阿琛,改天我们一起喝,我自己一个人喝,太没意思了。

”话说完,也不管慕洛琛是怎样的反应,单手拎着衣服,低哼着一首歌曲,自己一个人走到了外面。

周文达问:“少爷,还要不要管容少……”“他没醉,那就不管他了。

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出了安家,容子澈直接乘上了自己的车,告诉司机回酒店。

司机发动了车子,朝着酒店行驶。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酒店外面,容子澈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熟门熟路的摸到自己房间跟前,容子澈掏出房卡,刷开门时,隔壁紧闭的房间蓦地打开,紧接着左小小睡眼惺忪的站在门口,朝着他的方向说:“先生,你今晚怎么那么晚回来?太太打了好几通电话来,你都不在,我告诉她,你去开会了。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