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第372章书院第一堂课《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31
  • 11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这种条件的房间,若是外面的客栈,每天光是住宿费用,起码都得一个银钱,普通人根本住不起,就是不知道洛水书院会不会收取这入住费用?”听到郑泉的感慨和疑惑,墨非撇了撇嘴:“管他呢,反正我身上就剩一

第372章书院第一堂课《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这种条件的房间,若是外面的客栈,每天光是住宿费用,起码都得一个银钱,普通人根本住不起,就是不知道洛水书院会不会收取这入住费用?”听到郑泉的感慨和疑惑,墨非撇了撇嘴:“管他呢,反正我身上就剩一袋子水晶币,其他钱币,我都扔家里了。 ”这话一出,郑泉直接无语。

仅仅是住宿费用,谁敢收水晶币啊?墨非这么说,摆明了就是不肯出钱,打算白吃白住了。

吴生翻了个白眼:“小非,那可是水晶币啊,一枚水晶币,买下这所有房间都还有多的,你居然随身带着,真不怕不小心掉了吗?”墨非得意地晃了晃手上的指环,什么也没说,却让吴生抓狂地扑了上来,跟墨非闹成了一团。 郑泉笑着摇了摇头,带有储物功能的特殊装备,一般都是仙人必备,墨非实在是福运高照,挡都挡不住。 配合白玉仙做掉了武家老祖武军,换了其他人早死千百回了,偏偏墨非活得好好的,不但没有遭到武月商会的追杀,反而从武军身上得到了这枚储物指环,还从武月商会那边拿到一堆好处,简直要让人羡慕嫉妒死。

“小非,我们现在已经进来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你想好具体怎么做了吗?”说到正事,闹成一团的两人连忙罢手,墨非喘了几口气,挠了挠脑袋,颇有些郁闷地摇了摇头。

“不知道,既来之则安之吧。 ”“到目前为止,我都还不知道这个级任务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反正咱们都进来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总会知道任务情况的。 在没弄清楚具体任务之前,我们考虑再多也没用,大家还是先汇合吧,也不知道赵全大哥和葛夜大哥到底有没有进来?”“还有龙轩小兄弟,相信这两天就能送到洛水书院,到时候我们就能见到他了。 ”报名时间还有三天,趁着这段时间,墨非三人在书院里四处闲逛,虽然没有太大的收获,但总算是对洛水书院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不愧是联盟诸国百强学院之一,洛水书院,光是这占地面积,藏书楼,还有文武竞技台,就足以让不少豪门贵族趋之若鹜了。

”进入学院为了是什么?平民是为了学习,为了让自己更强大,为了在毕业后能为自己谋求一条更好的出路。 贵族呢?实力和出路,这些对他们来说从来都不是重点。 学院占地面积够大,这是财力和地位的象征,不管是谁,能在这样的地方学习,本身就很有面子。

藏书楼,洛水书院历史悠久,藏书的价值,即便是那些古老的豪门贵族都无法忽视,更别说是东园公国这小地方的贵族豪门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武竞技台上的文武俊杰榜,向来都是贵族豪门年轻一代争相竞逐的一处战场。

就算是平民,为了得到更多的机会,也经常上台挑战,从而给自己扬名。

除此之外,洛水书院还有闻名天下的洛水秘境。 但凡是灵境强者,只要能进入其中,不但有希望获得不少罕见的天材地宝,而且,待的时间越久,身体强度就提升的越多,可以直接增加实力。 “这洛水秘境倒是不错,提升身体强度啊,这刚好能弥补我们符纹师自身脆弱的致命短板。 ”刚刚听说洛水秘境的消息,郑泉若有所思地轻声自语。

吴生听着也很是心动,但墨非紧接着就给两人泼了一大盆凉水。 “拜托!那可是秘境,你们听说哪个秘境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还有,我们是符纹师,虽说也是灵境强者,可人家承不承认还两说呢。 ”灵纹师,是符纹师借助天道的力量硬生生堆起来的灵境强者,撇开符纹的力量不提,绝对是灵境强者当中垫底的存在。

洛水秘境必须是灵境强者才有资格进去,书院高层要是不承认灵纹师也是灵境强者的事实,他们三个还真就连进入洛水秘境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去,小非,你什么时候也跟郑泉这家伙一样,开始喜欢乌鸦嘴了?”吴生郁闷地撇了撇嘴,相当不满地白了墨非一眼。

郑泉眉头微挑,墨非则是毫不客气地回瞪了一眼过去。

终于,书院符纹初级班的第一堂课开始了。 墨非三人,拉着刚来没两天的少年龙轩,一起前来听课。

但才听没几分钟,吴生就开始打起了瞌睡。

郑泉一头黑线,强忍着睡觉的冲动,低头自己看书。

也就少年龙轩,始终一脸认真,还在下面不断写着笔记。 墨非晃了晃脑袋,努力保持着清醒,但接连几次,脑袋都差点碰到桌面。

“我去,这样不行啊,我好歹也是副院长来着,这要是真睡着了,还不得让人家笑话死?总不能连龙轩小鬼都不如吧?”这也不怪墨非和吴生他们,实在是这讲课太无聊了。

教师先生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给墨非的感觉,大概是天阶中段修为,比胖子奎风强多了,就是不知道他的具体符纹水平怎么样?这人表情很是严肃,从头到尾,所讲的都是每种符纹的由来,以及这些符纹参与过的经典战役。 把这些历史故事讲述的枯燥无味也就罢了,偏偏这位先生从不提问题,半点互动都没有,下面睡了一大片学生,他却浑然不理会,好像是自己讲给自己听的,让墨非彻底无语了。 “好了,今天的历史故事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实践操作了。 ”“看好了,符纸可不便宜,我只教一遍。 ”听到这句话,脑子里正昏昏沉沉的墨非,突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眼睛一亮,紧盯着台上的中年先生。

不只是墨非,下面二十多个少年,刚刚分明还睡了一大片,可这一瞬间,竟全都打起了精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了台上。 捣药!调成汁液!提笔!落笔!符笔移动不快,几乎是堪比龟爬,可饶是如此,中年先生居然累得满头大汗,好像手中的符笔重若千钧,仅仅是小小的移动,都显得是那样的吃力。 终于,中年先生收笔,嘴里重重吐出了口气。 “好了,下课!”初级班,二十多个少年全都在皱眉沉思,似乎是在回想刚刚中年先生绘制符纹的每一个动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