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莫言:陪女儿高考的一天(戳中万千家长的心!) 感情配图带字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09
  • 4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摘自:《会唱歌的墙》 高考不是一的事, 是一个乃至一个的事。 高考的大幕已经拉开了,关于高考的牵动着亿万人的心。 今天,我们一起来诺贝尔、当代作家记叙陪高考的。

莫言:陪女儿高考的一天(戳中万千家长的心!) 感情配图带字

  摘自:《会唱歌的墙》  高考不是一的事,  是一个乃至一个的事。

  高考的大幕已经拉开了,关于高考的牵动着亿万人的心。   今天,我们一起来诺贝尔、当代作家记叙陪高考的。

  间,我们看到一位的和,正如万千。   高考不是一个人的事,那是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事。

  1  那天晚上,带着书、、、等诸多在这三天里有用得着的,搭去赶考。   我们很好,女儿的排在本校,而且提前内定了一个有的,这样既是的,又免除了奔波之苦。   信佛的说这是的保佑啊!我也说,,这是佛祖的保佑。

  坐在车上,看到照上的尾数是575,心中暗喜,也许就能考575分,那样上个就没有了。   车在等灯时侧目一看旁边的车,车牌的尾数是268,心里顿时起来。 如果考268分那就糟透了。

  赶快看后边的车牌尾数,是629,心中,但转念一想,女儿极而学了理科,二模只模了540分,怎么可能考629?能考575就是的了。   车过了三环路,看到一些和家长提篮地向几家为高考学生开了房间的大拥去。 虽说是特价,但每天还是要400元,而我们租的房间只要120元。

  在这样的,钱是,的是这些大饭店距考场还有一段搭车不值、步行又嫌远的,而我们的房间距考场只有一百米!我心中蛮是,为了这气。   安顿好后,女儿马上伏案,说是也光。 我劝她或者到里,她不肯。

  一直复习到深夜十一点,在我的反复下才熄灯上床。

上了床也睡不着,一会儿说忘了《马上》是谁的,一会儿又问高尔基到底是俄国作家还是苏联作家。

  我索性装睡不搭她的话,心中暗暗盘算,要不要给她吃片。

不给她吃怕一夜不睡,给她吃又怕了。

  终于听到她打起了的鼾,不敢开灯看表,已是零点多了。   2  凌晨,窗外的上,成群的齐声噪叫,然后便是喳喳地大叫。 我生怕鸟把她吵醒,但她已经醒了。

看看表才四点多钟。   这平时贪睡,别说几声鸟叫,就是在她耳边放也惊不醒,常常是她妈搬着她的把她搬起来,一松手,她随即躺下又睡过去了,但现在几声鸟叫就把她惊醒了。   拉开看到外边天已大亮,麻雀不叫了,喜鹊还在叫。 我心中,因为喜鹊叫是个好。   女儿洗了一把脸又复习,我知道劝也没用,就不说什么了。

离还有四个半,我很担心到上考场时她已经很了,心中十分。   就在里吃,这个平时很好的孩子此时一点胃口也没有。

饭后劝她在校园里转转,刚转了几分钟,她说还有许多问题没有搞,然后又匆匆上楼去复习。 从七点开始她就一趟趟地跑。   我想起了我的。 当年闹日本的,一听说日本来了我奶奶就往跑。 后许多年了,我们,大喊一声:鬼子来了!我奶奶马上就,把提着往厕所跑去。   唉,这高考竟然像日本鬼子一样了。 终于熬到了八点二十分,学校里的大开始考生。   我送女儿去考场,看到从培训中心到考场的路上拉起了一条,家长只许送到线外。 女儿过了线,她学校的带队报到。   八点三十分,考生开始入场。 我地看到红的女儿随着成群的考生涌进,终于消失了。

  距离正式开考还有,但方才还的校园内已经了下来,杨树上的变得格外。   一位穿着黄军裤的家长仰脸,说:北京啥时候有了这?另一位戴的家长说:应该让学校把它们赶走。 又有人说:没那么悬乎,考起来他们什么也听不到的。   正说着蝉的事,看到一个手提着考试袋的小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几乎是一起看表,考还有不到十分钟了。

  几个带队的老师迎着那小胖子跑过来,好像是责怪他来得太晚了。 但那小胖子抬腕看看表,依然是地、大摇大摆地向考场走。   家长们都被这个的所折服。

有的说,这孩子,如果不是个最好的学生就是一个最坏的学生。   穿黄裤子的家长说,不管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他的好,这样的孩子长大了可以当的。

  正着,就听到从学校外传来一阵低声的喧哗。 于是都把探过红线,歪头往大门口望去,只见两个架着一个身体的,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那男生的腿就像没了似的在地上着,脖子歪到一边,似乎不了的。

  一个中年(显然是)紧跟在的身后,手里拿着考试袋,还有药品之类的东西,一边小跑着,一边抬起擦着脸上的与。

  一群老师从考试大楼里跑出来把男孩从那两个男里接应过去,那位母亲也被拦挡在考试大楼外。 红线外的我们一个个都很很的,有的叹气有的低声咕哝着什么。   我的不高,心中有对这个带病参加考试的男生的同情,但更多的是暗自庆幸,不管怎么说已经平平安安地坐在考场里,现在已经拿起笔来开始了吧。

  3  考试正式地开始了,使校园里显得格外安静。   我们这些住在培训中心的家长,站在树阴里,看到那些聚集在大门外里的家长们,心中又是一番感慨。   因为我们事道了培训中心对外营业的,因为我们花了每天120元钱,我们就可以站在树阴里看着那些站在下的与我们一样的人。   可见上的,绝对的是不的,譬如这高考,本身也存在着很多平,但它已经是当下最公平的了。   对广大的的孩子来说,高考是最好的方式,任何不考试的方式,譬如保送,譬如,譬如各种,都存在着暗箱的。

  有的家长回房间里去了,但大多数的家长还站在那里说话,话题飘忽不定,一会儿说,说北京成了非洲了,成了印度了,一会儿又说当年的高考是如何的随便,不像现在的。   学校的过来,让家长们不要在校园内说话,家长们很顺从地散开了。   将近十一点半时,家长们都把着红线眼巴巴地望着考试大楼。

大喇叭响起来说到了,请考生立即停止,把好放在上。

  女儿的跑过来地对我说:莫,有一道18分的题与我们海淀区二模卷子上的题几乎一样!家长们也随着兴奋起来。

  一位不知是哪个学校的带队老师说:明年海淀区的教参书又要大卖了。   学生们从大楼里拥出来。 我发现了女儿,远远地看到她走得很昂扬,心中感到有了一点底。

看清了她脸上的,心中更加。

  迎住她,听她说:好极了,一进考场就感到心中十分,写得很好,是《天上一轮绿》。   4  下午考,散场时大多数孩子都是,都说今年的化学题出得,女儿考得也。

第一天,赶快打往家。

  后女儿开始复习,直至十一点。 临睡前她说:,下午的化学上,有一道题,说原未溶解……我审题时,以为卷子印错,在原未的未字上用写了一个来字,擦去了。 我说这有什么?  她突然起来,说老师说,不许在卷子上做任何,做了记号的就当作弊卷,得零分。   她听不进我的劝,越来越坏,说,我完了,化学要得零分了。

我说,我说了你不信,你可以打电话你的老师,她怎么说。 她给老师打通了电话,一边一边哭。

老师也说没有事。 但她还是不。

  我又给山东在当的打电话,让他劝说。 我说:退一万步说他们把我们的卷子当成了作弊卷,给了零分,我们一定要上诉,跟他们打。

  爸爸不少的人,可以借助的,把官司打赢……  凌晨一点钟女儿地睡着了……  我躺在床上暗暗地佛祖保佑,让孩子一觉睡到八点,但愿她把化学的事忘记,全到明天的考试中去。

明天上午考数学,下午,这都是她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