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我爱你遥不可及》(季柠孟皓)小说阅读by有仙气少女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10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我爱你遥不可及》(季柠孟皓)小说阅读by有仙气少女主人公叫季柠孟皓的小说是《我爱你遥不可及》,本小说的作者是有仙气少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一章:冷落幽暗的灵堂,在

《我爱你遥不可及》(季柠孟皓)小说阅读by有仙气少女主人公叫季柠孟皓的小说是《我爱你遥不可及》,本小说的作者是有仙气少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一章:冷落幽暗的灵堂,在夜里散发着尤为阴森可怖的凉意。

黑白照片上的老人精神矍铄,一双眼锐利似鹰隼,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即便是遗照,也让人害怕的不敢直视。 而他的遗照下,一男一女的身躯紧紧纠缠在一起,激...推荐指数:《我爱你遥不可及》第一章:冷落免费试读第一章:冷落幽暗的灵堂,在夜里散发着尤为阴森可怖的凉意。

黑白照片上的老人精神矍铄,一双眼锐利似鹰隼,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即便是遗照,也让人害怕的不敢直视。 而他的遗照下,一男一女的身躯紧紧纠缠在一起,激烈的碰撞,与整个灵堂的气氛格格不入,形成鲜明对比。 “孟皓,你混蛋!”季柠含泪控诉,哭红眼睛里全是对男人憎恶愤恨。

她满身凌乱的被他压在地上,任由他在她身上肆意妄为,反抗不得。 男人不顾她的哭喊,只一个劲儿埋头折磨她。 她的辱骂更刺激了男人的神经,他抬头看了一眼遗照,跟遗照中的人神似的冷冽气质,显露无疑,他一个挺身,更深的没入了女人柔软的身体,引得她一阵战栗,“啊——”痛苦的折磨还没有结束,季柠被男人翻过来摆的跪在地上,从身后被狠狠占有,她无助的哭泣着,“孟皓,这是你父亲的灵堂,不要……不要这样!”“父亲?”男人低低哑哑笑了出来,磁性魅惑的嗓音透露出极致的危险,“他可真是个好父亲,临死还想着如何控制我。 ”声音哽咽在喉咙里,还没说出来,季柠就被他弄的喘息连连,发出那些连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声音。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分明,孟董事长对他这么好!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难道就因为,孟董事长临死前逼他娶她,否则就没收他的继承权,他就要这样报复吗?报复的是已死的人,还是她?“他已经死了,这过错,就该你来承受!该死的女人!”孟皓怒吼一声,抬起季柠的腰急吼吼往里一冲,猛然释放,疼的季柠叫喊了出来。

她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灵堂回荡,尖锐刺耳,格外突兀。

纵然她哭的这么凄厉,也不会有人来救她。 她知道,这里是孟家,是孟皓的地盘,她这个刚进门的新媳妇,在他面前脆弱的就像一棵小草,他随手就能折断。 可是她不能退让,她不能离开。 她已经嫁给他了,成了名义上的孟太太,她就必须,待在孟家,待在孟皓身边。 孟皓发泄完,穿上西装革履,依旧风华无双,雕刻般深邃的五官,无一不精致,他的容貌,是上帝偏心的杰作,加上高贵的出身,他更像是上帝的宠儿,可偏偏这个男人身上,时刻都散发着危险冷戾的气息。 季柠费力的起身用衣物遮挡自己残破不堪的身躯,手刚刚触到外套,就被一双皮鞋踩住,头顶传来男人冷蔑的嘲讽声,“现在知道害羞了?孟太太。 ”孟太太三个字,他说的极为讽刺,几乎刺破了季柠的心。

季柠嗓音沙哑的说道:“孟皓,你就这么恨孟董事长吗?他是你……”“闭嘴!不需要你这个外人来教训我!对了,你现在是孟太太了,爬上这个位置,费了不少心思吧?你是怎么让他答应,用继承权来威胁我的,嗯?”男人蹲下身子,眼中满是冷血的气息。 季柠含着满嘴苦涩,挣扎道:“董事长他让我……好好照顾你。

”孟皓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是吗?”那他还得好好感谢他这个父亲,从小禁锢他,逼迫他,在他好不容易等到可以拿到继承权的时候,却硬塞了一个女人来捆着他绑着他,让他这辈子都无法自由。 ……嫁入孟家之前,季柠就想到了以她的地位,在孟家的日子不会很好过,可真正进入孟家之后,才让她体会到什么是折磨。

的士车到孟家别墅门口停下,季柠提着行李箱走进大门,喷泉周围花朵缭绕,环境清新雅致,不时有佣人路过,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季柠的忙。

以那个男人冷戾的性子,她早已想到,于是并没奢望,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和背包,默默走进了大厅。

孟家是海市望族,居住的地方自然大的无与伦比,见季柠进来,管家孟伯上前跟她打了个招呼,“季小姐。 ”端着礼貌,却丝毫不掩眼底的轻蔑,孟伯冷声对她说道:“季小姐既然来了,就先好好休息吧。

”现在还叫她季小姐,是打心底不承认她的身份。 季柠冷静从容的脸上,无波无澜,只是问他,“我住哪里?”“整个三楼都是少爷的地方,二楼有休息室和餐厅,一楼是会客厅,少爷吩咐他不想经常看见你,所以麻烦你住到后院去。 ”还不等季柠开口,孟伯就已经让女佣动手帮季柠拎箱子,季柠抢先一步拉过自己的箱子,不许任何人触碰,淡淡道:“不用了,我自己来。

”她医生职业养成的习惯,让她不允许任何人随意碰她的东西,但凡能力所能及的事情,便不会假手他人。

季柠被领到一间狭小的房内,房间陈设很简单,床和衣柜书桌,虽然孟家用的东西都不会差到哪里去,但季柠一眼就能看出,这就是孟家佣人住的房间而已。

被指挥为季柠引路的女佣满脸不耐烦的说着,“这就是你的房间,不许闹出大动静来,吵着少爷了,可别连累我们!”季柠见她站在门口都没有踏进,那一脸故意做给她看的轻蔑嘴脸,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她手下动作不迟疑,砰的一声便紧紧关上了门。 她相信,一张嘴那么凌厉似刀的女人,反应力不会差到被门磕伤。

“啊!我的鼻子!你这个嚣张的女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还想当我们家太太,别做梦了!少爷才不会承认你这个低贱的女人呢!”门板被狠狠踹了两脚,没得到她回应,走廊上便传来女佣专属的皮鞋声,节奏乱的,不难想见其主人的愤怒程度。 亲耳听人说出来,这血淋淋的真相才更让人难受,季柠打开行李箱,拿出一个相框,拥着这张黑白遗照,眼神蓦地柔和下来,与方才的冷漠淡然,全然不似一个人。 “爸爸……”这声久违的呼唤,她只能对着遗照说,她永远都忘不掉在病房里与弥留之际的孟董事长的谈话。

“你是我的亲生女儿……”“嫁给孟皓,他会替爸爸保护你……”“我还留了一份遗嘱,孟皓敢对你不好,你就公开身世,把孟氏拿到自己手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