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第四百九十五章 怎配我李衍为他卖命?(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6
  • 16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有宋以来第一外交使节?”马扩真没想到,李衍会给他这么高的评价。 在诧异的同时,马扩也不禁有些欣喜,“得了李衍这么高的评价,我必定名气大增,或因此而得到官家的重用也不一定。 ”不

第四百九十五章 怎配我李衍为他卖命?(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有宋以来第一外交使节?”马扩真没想到,李衍会给他这么高的评价。 在诧异的同时,马扩也不禁有些欣喜,“得了李衍这么高的评价,我必定名气大增,或因此而得到官家的重用也不一定。

”不过马扩很快就压下诧异和欣喜,道:“大都督谬赞了,大宋强过马扩之人,何止千万。

”李衍道:“你放松点,你这次来并不是以使节的身份来的,如果是,我也不会见你,所以,你别太把你我这次谈话当回事,我就是跟你随便聊聊。 ”马扩迟疑了一下,道:“不知大都督为何要与在下聊聊?”李衍道:“你去过金国,见过完颜阿骨打,又去过辽国,见过耶律淳,现在又来到我这云地,见了我,本身是宋人,就算没见过赵佶,也……”马扩道:“大都督请慎言,不要逾越!”李衍听了,先是一怔,随即“哈哈”一笑,道:“逾越?我算宋臣吗?赵佶有把我当宋臣吗?高俅、十节度、张叔夜现在还在攻打我的梁山泊吧?”马扩没去辩,而是道:“至少从名义上,您还是宋臣。

”李衍道:“一个名而已,我想换,随时都可以换,你来看,它们是甚么?”说这话的同时,李衍一指自己桌上的两方传国玉玺。

马扩没见过传国玉玺,一时之间也没往传国玉玺上想,所以不解道:“它们是?”李衍道:“传国玉玺。

”马扩先是一怔,然后看着那两方传国玉玺道:“传国玉玺只有一方,在我大宋皇帝陛下手中。 ”马扩就差直说:“你这两方传国玉玺全都是假的。 ”李衍看了马扩一眼,然后一指左边那方传国玉玺,道:“它们是真是假,我不能确定,反正这方就是赵佶那方。 ”马扩眼露不信之色。 李衍见之,道:“你若不信,可以去问赵佶,我这方传国玉玺是不是七年前从他那里得的,我想,他好歹是一国之君,应该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说谎。

”听李衍这么说,马扩的心就是一紧马扩觉得,到了李衍如今这种身份,应该不会在此事上说谎,可这怎么可能?官家的传国玉玺怎么会在李衍手上?李衍没再解释,而是又一指右边的那方传国玉玺,道:“这方是辽国的传国玉玺,我不仅有辽国的传国玉玺,还有耶律延禧所有的玉玺以及辽国的天子衮冕、玉册、金印、车辂、法驾等皇帝仪仗,所以,我若想登基为帝,甚么时候都可以,退一步说,就算没有这些东西,我若想登基,谁还能拦住我不成?”现成的例子就摆在眼前,女真人当年建国的时候,一共才两年多兵马,最后不也得到宋、辽、高丽等国的承认了嘛,所以说,传国玉玺甚么的,全都是锦上添花之物,关键还是实力。 马扩明白这个道理,可他还是忍不住劝道:“大都督,您若是肯辅佐官家,这天下将尽归汉人所有!”李衍直截了当道:“赵佶修建艮岳花了数亿贯、无数人力,甚至将帮赵匡胤打下天下的中央禁军都变成了匠人大军,让偌大的宋国变得无军又无钱,赵佶若非这么穷奢极欲肆意败祸,用那数亿贯来招兵买马训练将士,以如今这般形势,以宋国数代人的底蕴,何愁不能收复这小小的燕云十六州?我还听说,童贯前脚刚帮赵佶平定了方腊之乱,后脚赵佶就又将引起方腊之乱的朱勔父子复职继续为他搜罗天下奇石,还因为朱勔帮他找到了一块高达四丈的巨型太湖石而将朱勔封为威远节度使,那块石头竟也被他封为磐固侯。 这样荒淫无道的千古昏君,怎配我李衍为他卖命?”马扩很有辩才,但李衍所说的这几件事,他真的无法为赵佶辩解,只能道:“大都督您就不能看在天下汉人的面上……”李衍打断马扩道:“我就是将云地,包抱燕地,全都给赵佶,以他的昏庸,也守不住,所以,为了天下汉人,我更不能将燕云给他了。 ”马扩还想再说甚么,可李衍已经没有了再跟还对宋国忠心耿耿的马扩说话的兴致。

恰在此时,内侍进来禀报:“禀报大都督,韩世忠将军求见。

”李衍道:“来得还挺快,比石秀推测的整整快了一个时辰。

”,然后对内侍道:“叫他进来。 ”内侍出去叫韩世忠,李衍扭头对马扩道:“正好你在这里,我就让你看看,赵佶和童贯对我耍的这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是多么无用。 ”马扩心中一紧,心道:“难道二十伙人没有一伙成功的?怎么可能?”不多时,韩世忠就进入大同殿,然后一拜在地,道:“微臣特来请罪!”李衍明知故问:“你何罪之有?”韩世忠道:“宋国派微臣的哥哥一行七人来说微臣带兵相投,微臣当即斩了随行六人的脑袋,对于胞兄,微臣实在是下不去手,所以才将他绑来交给大都督您处置,大都督无论是要杀他,还是要剐他,微臣绝无半点怨言!”李衍看着韩世忠笑骂道:“跟我还耍这种小心眼,你若是真想你哥哥死,能把他送我这里来?”韩世忠尴尬一笑,然后道:“微臣以前不成器,全赖哥哥庇护……”李衍道:“行了,回头你问问他,是想在咱们这边,还是想回去,若是想在咱们这边,我让赵鼎根据他的能力安排,若是想回去,我会多赏他些金银。

”韩世忠喜道:“谢大都督。

”李衍道:“去偏殿找刘锜吧,休息好了,就回去,然后密切关注燕京的动态,若有夺取居庸关和紫荆关的机会,要果断出手。 ”韩世忠拜道:“是。

”言毕,韩世忠就下去了。 虽然李衍和韩世忠只说了寥寥的几句话,可马扩还是看出来了这对君臣的亲近,也看出来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牢不可破。

韩世忠只是开始,随后吴阶、王彦、成闵、解元、王胜、岳超、陈桷、呼延通、杨政、郭浩、杨从义、王俊、杨从义、王权、刘宝、许世安、董旻、王庶皆将宋国派来的使臣绑来或是直接将脑袋带来请罪,只有刘子羽仅带刘韐的随行人员来负荆请罪。 马扩看得是心惊肉跳!与其他二十伙劝降的人相比,他的命几乎是最好的,这其中被大义灭亲的就超过半数,没被大义灭亲的,也都是在阎王殿走了一遭!尽管马扩不怕死,可不禁也有些后怕不已。 傍晚,李衍指着一大堆头颅对马扩说:“你们宋国派来的二十伙劝降之人,加上你这伙,一共二十一伙,现在全部都在这里了。 ”没错。 除了众将的一些亲朋好友也就是众将想保之人以外,其他被送过来的劝降之人全都被李衍砍了脑袋。

都他妈跑来挖老子的墙角了,老子还能留你性命?马扩心中翻江倒海!他真没想到,二十一伙招降的人,竟然一伙都没成功,或者说,他真没想到梁山军真就这么上下一心铁板一块无懈可击!他暗自比较了之后,悲哀的发现,无论文治,还是武功,亦或是受手下人爱戴的程度,他的官家赵佶都远远比不过李衍!更关键的是,他已经确定,李衍必反无疑,很可能近期就要称帝,也许就在李衍占领燕地全境之后!他感觉他们大宋可能要完了,完在李衍手中!他想阻止这一切发生,可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