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阴人噬骨江艾,堇儿免费全文章节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18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阴人噬骨主角是江艾,堇儿,是由萋萋创作的悬疑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薛佳佳愣住了:“你是说,白凝其实很想杀我,但是她没法杀我是吗?”...和尚微

阴人噬骨主角是江艾,堇儿,是由萋萋创作的悬疑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薛佳佳愣住了:“你是说,白凝其实很想杀我,但是她没法杀我是吗?”...和尚微微一笑,倒是有些宝相庄严:“鬼母自然是鬼母,您久未进食,肚子里的狱主,怕是饿了。 ”“鬼母是什么,狱主又是什么?”“天下万鬼之母,便是鬼母,地狱之主,便为狱主。 ”和尚说道这里,忽然脸色一变,“来不及了,鬼母你快点把门上的锁给砸了,把我放出去。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捡了块石头,把锁给砸了。 刚打开小破屋的门,和尚忽然窜了出来,以不属于胖子的矫健身姿,一溜烟地没影了。 卧槽,刚才他不是骗我的吧?!我连忙扔了手里的石头,离开了案发现场。 回到大厅,才发现几个小道士正聚在一起说话。 “忘痴师叔跑了,这下咱们可惨了,到底是谁把他放出来的,咱们去打死他!”“要我说啊,跑了也好,师叔好好的道士不做,非要剃度当和尚,人家和尚也不收他。 咱们五虎观的脸可丢大了,现在他跑了,咱们也不用整日被人戳脊梁骨了。 ”“对对地,跑的好,咱们去给师父禀告这件事吧。

”没想到,这和尚身上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只是不知道,他刚才说的话,究竟是不是在骗我。 什么鬼母狱主的,我都不在乎,他说的食阴气,才是让我最感兴趣的。

一边想着,我一边走出了五虎观,走了没几步,忽然被人拉到一旁的小巷中,我定眼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和尚,忘痴。

忘痴往外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我们,这才双手合十,道了一句阿弥陀佛:“女施主可有什么疑惑?我佛慈悲,一个问题二百五。 ”我眼角一抽,你佛那么慈悲,怎么问个问题还要钱?“一百,不然我不问了。 ”忘痴连忙道:“一百就一百,不过我要现金,刚才两个问题,两百。

”我:……刚才我是为什么会觉得他宝相庄严?想了想,我问道:“为什么鬼母不吃阴气就会饿?除了鬼,鬼母还能吃什么?阴气就是鬼吗?”忘痴道:“你吃阴气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你肚子里的狱主,当然,吃阴气对你也大有好处。

鬼母可以吃的东西多了去了,什么妖鬼魑魅,只要你抓得住打得过,全可以吃进肚子里。 阴气并非就是鬼,但鬼却是阴气的一种。 好了五百块,先付钱。

”这和尚!怪不得人家寺庙不收他。 我拿了五百给他,接着道:“那有什么稳定的阴气来源吗?”“有啊,地府里到处都是阴气,但凡人肉身去不了。 ”忘痴又往外看了看,突然道,“我要走了。

”说着转身就跑,还不忘扔下一句你还欠我一百。

我也是无语了,不过这和尚倒是让我知道了很多事情。 我走出小巷,忽然,一群道士呼啦啦地围住了我,为首的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问道:“敢问这位姑娘,你可见到一个和尚?”我果断点头:“见到了,他还问我要了五百,然后打车走了。

”那道士脸红了红道:“那是我师弟,给你添麻烦了。 ”说着又让身边的小道士给我五百。 我当然不要,只道:“就当结个善缘了。 ”说完招了辆出租车,打车回家。 谁知走到半路,我却又看见了忘痴和尚。 他正对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说些什么,女孩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

要不是我还有许多疑惑未解开,我肯定当做什么也没看见,让这和尚被抓到警察局好了。 我无奈地下了车,走到两人身边,然后我就明白为什么忘痴要纠缠这个小女孩了,这女孩身上,有股我熟悉的香味。

忘痴把我拉到一边:“你也发现了?这姑娘印堂发黑,神色颓靡,定然是被小鬼纠缠已久。

鬼母您法力高强,何不助我一臂之力?”我挑眉看他:“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忘痴的声音压的更低了一些:“你看她的包,正品lv,她的鞋子,是国外一个大牌,她一身阿迪,耳钉上都是真钻。 这样,收入五五分,阴气全归你。

”“你一个和尚,以前还是道士,怎么就那么贪财?”我也真是无奈了,这么贪钱的和尚也是少见。

忘痴一脸正气:“身在红尘中,怎可抛红尘。

问红尘为何物,唯有钞票是最真。 ”“……好,就这么定了。

”我们俩齐齐转身,看向那个小女孩,小女孩脸色有些苍白,我是看不出来什么印堂发黑的,但是我可以闻到,小女孩身上那股香味。 好饿啊。 “小姑娘,你别怕,无论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可以帮你解决。 ”小姑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忘痴,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连忙哄着小姑娘去路边坐下,她哭了好一阵,才渐渐停下,抽噎着说道:“是小凝,小凝她一直缠着我,最近我一直都在做噩梦,我梦见小凝回来找我了,还有很多次,我看见她就在教室外面冲我笑,可是别人都看不见她。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别着急,慢慢说。 ”小姑娘名叫薛佳佳,的确如忘痴所说,薛佳佳家境富裕,又因为他们家只有她一个女孩儿,所以养成了她比较傲慢的脾气,所以从小学到中学,她都没有朋友,好不容易到了高中,她终于找到了一个朋友。

也就是白凝,薛佳佳口中的小凝。 薛佳佳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很珍惜自己这个朋友,可是好景不长,白凝有了男朋友,有了男朋友之后,白凝当然会偶尔冷落薛佳佳,于是薛佳佳不开心了。 就在白凝生日那天,她把白凝约了出来。

白凝也很重视薛佳佳,所以放了男朋友鸽子赴了薛佳佳的约。

然而薛佳佳却借着这个机会去勾引白凝的男朋友,她想的很简单,只要白凝男朋友移情别恋了,白凝失恋了就不会再冷落自己了。

然而第二天,白凝却被人在河里发现,而且被发现的时候,她身上还有被侮辱的痕迹。 薛佳佳差点疯了,为此她请了一个月的假,一直在家做心里辅导,然而再次上学之后,她却总是看见已经死去的白凝。 薛佳佳哭着道:“都是我不好,小凝来找我是应该的,我宁愿她直接杀了我,我绝对不会反抗的。

”一旁的忘痴道:“小姑娘,你这就想错了,除了一些有修为的鬼,其余的小鬼没有实体也没有法力,是无法直接杀人的,它们只能让人出现幻想,自取灭亡,你的朋友就是在用这种方法害你。

”薛佳佳愣住了:“你是说,白凝其实很想杀我,但是她没法杀我是吗?”忘痴点点头:“我不知道她想不想杀你,但是她没法杀你,这一点是肯定的。

”薛佳佳不再说话,低着头看脚下。 忽然,她开口道:“那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能跟小凝见面了?”忘痴大惊,好不容易遇见一个金主,怎么心理那么脆弱,没说两句话就想到自杀了,他连忙道:“非也非也,一般死的那叫魂,并非鬼。 魂没有意识,只能等着拘魂小鬼带你去地府,清算前世,或再次投胎,或被扔入地狱。 除非是遭凌虐、意外而死、或有天时地利人和、或被拘魂小鬼漏掉的魂,才会变成鬼,才有思想。 ”薛佳佳皱着眉,又不说话了。 我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道:“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我们会为你办到的。 ”忘痴在一旁补充道:“当然,虽然出家人慈悲为怀,但出家人也是要吃饭的。

”薛佳佳道:“钱我有的是,我想见小凝一面,我想跟她解释。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