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第339章 龚掌柜当神医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6
  • 14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羽馆?!许多有心人浮想联翩,想到这位羽先生在彰显绝世修为之前,便风传其医术通神,连简府的简帅身上的毒伤,也被其妙手回春,给抑制住了。 并且,据传,米风狂大人之前想要救治的老友,身受无解之

第339章 龚掌柜当神医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羽馆?!许多有心人浮想联翩,想到这位羽先生在彰显绝世修为之前,便风传其医术通神,连简府的简帅身上的毒伤,也被其妙手回春,给抑制住了。

并且,据传,米风狂大人之前想要救治的老友,身受无解之毒。

此前却被羽先生救治过,抑制了毒性,延命至今。

若这些传闻属实,那么羽先生的医术,自是在神医馆那群神医们之上,但昨夜的风波,其一大缘由,便是神医馆中人推波助澜所致。

由此,许多有心人看到“羽馆”的牌匾,立时便联想到难道羽先生要开馆治病救人,狠狠羞辱神医馆那帮神医?不久之后,华灯初上时,米家、主城聚宝斋分店,相继派出大批高手护卫,担当这座宅院的守卫。 随后,由米家的家主,聚宝斋分店的龚掌柜,两人联袂宣布,此处宅院从今以后,便归羽先生所有。

并让在场的众人耐心等候,半个时辰后,将有重大事情宣布。 这样的事情一经传出,便以飓风般的速度,飞快传遍整个西翎战城,无数人闻讯赶来,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大事件,大事件啦!城东建成了一座‘羽馆’,据说主人是羽先生。

”“当真?羽馆?这意思难道说,羽先生是要开馆救死扶伤?”“很有可能,昨夜那场风波,不就是神医馆中人质疑羽先生的医术吗?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众开馆,活死人肉白骨,显露通神医术。

”一时间,整座主城沸腾了,短短半个时辰,便有数万人涌至“羽馆”,将周围的大街小巷,围得水泄不通。

这样的场面太火爆了,直接惊动了主城的禁卫军,片刻后,便由羿大元帅直接下令,派来一支精锐军队,来此维持秩序。 而一个时辰尚未满,主城各大宗门、各大家族也纷纷有高层前来,等候在门外,静待米家家主、龚掌柜宣布重要事情。

不过,在很多人想来,十有八九,羽先生是要开设医馆了。 否则,不会弄出这样大的声势。 况且,昨夜之后,神医馆算是将这位羽先生,彻底得罪死了。

在医者眼中,被人质疑自身的医术,乃是极大的侮辱,唯有在医术上找回场子,才能真正的扬眉吐气。 “羽先生若是开设医馆,那是好事啊!实是我们西城之福。 ”驮刀门的一位核心长老大笑不已,声音很响亮,在人群中远远传来。

昨夜的风波,驮刀门、极羽宗、千音宗等宗门,乃是极为乐意看到的。

因为倒霉的都是敌对宗门,驮刀门等宗门高层只恨昨夜不在场,得到消息太晚,否则,一定第一时间赶到落月峰,助羽先生将落月峰直接打穿。

现在,这座“羽馆”的成立,不管是作何用途,驮刀门、极羽宗等十多个宗门问询,立刻派出众多强者前来,为羽先生造势,助长声威。

此时,龙舵阁、落月峰等宗门却是无人在场,因为这些宗门的人正驾乘着车队,栽着一车车的礼物,被挤在重重人墙之外,正急得满头大汗,朝着“羽馆”的大门接近。 这样的情况下,龙舵阁等宗门的强者,却听到人群的中央,驮刀门的长老声音远远传来,落在耳中,顿时气得想要吐血,恨不得冲过去与之舌战三百回合,却是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龙舵阁、落月峰等宗门的礼物车队,终于来到“羽馆”的门口,龚掌柜和米家家主米林松则是出现,准备宣布重大事情。

一时间,整座羽馆的门口鸦雀无声,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都很安静,屏住呼吸,不愿漏掉接下来的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个字。

因为,人群几乎可以肯定,龚掌柜接下来要宣布的事情,必定会掀起主城的又一波风云。

人群中,也有很多人是看来热闹的,他们暗中大呼过瘾,此次羿大元帅的寿宴,实在是风起云涌,震动西城的事件,真是一件接着一件。 待到此间事了,他们回去之后,与朋友们是吹嘘起来,也是倍有面子。

随即,龚掌柜站在人前,旁边则有随从,抬上来一个桌子,盖着一块金犀皮革,看不透里面的东西。

“诸位,今夜我承蒙羽先生、米家看得起,让我来宣布这桩重大事情。

也谢谢诸位的赏光!”龚掌柜拱手,向在场人群鞠躬,十足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龚掌柜,你就别客套了!赶快宣布吧,是不是羽先生要开设医馆,赶快宣布看病的规矩吧。 ”“就是,龚掌柜,大家都等着呢。 羽先生若是真开设医馆,恐怕想要看病的人,能从这里绕主城十圈。 你赶快宣布吧,太多人等着呢!”很多强者连声催促,这些人是真的很心焦,因为他们真的是来看病的。

若是羽先生真的医术通神,他们第一时间就要排队,等待治疗,多长时间都愿意等,多少诊金也都愿意付。 然而,龚掌柜却是摇了摇头,又是点了点头,告诉在场黑压压一片的人群,事情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羽馆”并非是一座医馆,羽先生也并不会出面医治病人,但是,这桩事情却比羽先生开设医馆救人,来的更加有效。

在无数人迷惑不解的注视下,龚掌柜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将那块金犀皮革掀开,桌子上放置着三个精致的瓷盒,分别贴着标签解毒、内伤、心魔。 随后,在一双双疑惑的目光中,龚掌柜随意叫上来一个武者,此人披头散发,面容枯槁,极是憔悴。 此人谈及,他中年时身受重伤,险死还生。

不过性命虽是保住了,却是内伤数十年未愈,饱受痼疾缠身,真气运转时灵时不灵,实力时高时低,实是苦不堪言。 然后,在场人群便是看到,龚掌柜如同一位经验丰富的医者,不停询问此人的病情,瞧得人群一头雾水。 “龚掌柜,你这是干什么?我等知道你是出色的商人,什么时候又拜入羽先生门下,成了他的学徒吗?”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阴阳怪气,很是讥讽。 “就是,就算羽先生要开医馆,也该亲自出面,出手救治几位奇症诡病,才能让人信服。 ”又一个声音响起,充满质疑。 “一个商人,却在这里学一名医者询问病情,也太装模作样了吧。 这个‘羽馆’开设出来,到底是开医馆的,还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啊?”又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 人群中,有人东张西望,探查这三个声音的来源,却是一无所获。 却是有许多人暗中冷笑,皆是知晓,刚才质疑的三人,不是十七皇子派来的,就是神医馆派来拆台的。

不过,在场的人们并不想揪出这几个人,因为他们都想看看这位羽先生的真面目,以及,此人是否如此传言中一样,医术通神。 可是,“羽馆”大门前,龚掌柜则是依然在询问病情,对于周遭的一切,皆是不闻不问。

“好了!”良久,询问完毕,龚掌柜点了点头,打开那个贴着“内伤”标签的盒子,显露出其中盛装的东西。

针!?人群却是看到,这个精致的瓷盒中,摆放着三根针,长约半尺,纹路古朴。 现在,整个西翎战城对于这种长针,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羽先生擅使的武器,正是这种长针,以此压制昔日传奇米风狂,开创了年轻一辈的一个辉煌事迹。 只是,为何将三根长针,摆放在这里,却是让人很是好奇。

随即,就龚掌柜取出三根奇形长针,按照很寻常的刺穴推宫的手法,将三根针刺在那人身上。

砰!长针刺入身躯,那人浑身一颤,剧烈抖动起来,额头出现豆大的汗珠,而后便见浑身青筋怒张,一丝丝血痕渗透出来。 片刻后,此人的内伤痼疾,竟是有了明显好转,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真气运转很顺畅。

这样惊人的事情,顿时将在场人群看傻了,许多人看着那个面色明显好转的武者,皆在心中掠过一个念头这家伙不会是托吧?。

Top